`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最大系列杀人案 德国男护士谋害至少90人



2017-09-07 22:14:51

德国监察院经过三年的调查,打开100多具棺木验尸,最终得出令人惊骇的结论:一名护士至少杀害了90名病人,这个数字也只是冰山一角。而他杀人的动机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针对下萨克森州一名护士蓄意杀人案件,德国检查机构经过三年调查于8月28日公布了调查结果:现年40岁,名叫霍格尔(Niels Högel)的护士至少杀害了90名患者,实际受害人数甚至可能超过180人。此案成为德国刑事犯罪史上最大的系列谋杀案。

案情绝对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2015年,霍格尔因在不来梅市附近德尔门霍斯特(Delmenhorst)的一家诊所犯下两起谋杀和四起企图谋杀病患的罪行被判终身监禁。随着进一步调查,越来越多的可疑案例浮出水面,调查人员目前得出的结论是,从2003年到2005年,至少90名病患死在霍格尔的针头下。

“死亡人数在德国历史上绝无仅有。”警方首席调查员施密特(Arne Schmidt)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案情绝对超出所有人的想像。霍格尔选择受害者时没有什么诸如年龄和性别的偏好,如果说有偏好的话,那就是他偏爱情况十分危急的病人。

施密特说:“我们发现了至少有90起谋杀案的证据,还有许多令人质疑的案件再也找不到证据。”对这种发现,他表示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开百余具棺木验尸找证据

霍格尔的犯罪手段是,在加护病房工作时,给病患注射过量的心脏药物,人为使病情危急,然后他再施救,把这些重症病患抢救回来。

在三年的调查中,专门调查组对数百份病历进行评估,调查了200多个可疑案件,打开了130多个棺木,对尸体进行解剖,查看致命药品的残留痕迹。
还有许多他工作期间死亡的病人无法确定死因,因为时间已经太久,而且很多病人遗体已经被火化,据称这部分病人有100多人。因此调查人员认为,目前发现的被害病人只是冰山一角。

霍格尔已经承认谋杀了30名病人。他在2015年被判终身监禁,据称他在监狱里,曾经对狱友说,在杀了50人之后,他就没有再计算受害者人数了。因此他究竟杀死了多少名病人,调查人员承认,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为炫耀本事而蓄意杀人
霍格尔本人承认向患者注射可引起心脏衰竭或循环衰竭的药物,以便之后他可以尝试再次救活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向别人炫耀自己的本事,就像个救人的“英雄”。

他说,当他能够使这些病人再次活过来时,他感到很满足。
2015年,他因六项人命指控被判无期徒刑。此时警方已发现,赫格尔杀害人数其实更多,但尚未掌握进一步的证据。赫格尔也在审判程序中向心理治疗师坦承,他在第二家医院任职时,因为享受把人从死亡关头救回来的感觉,为至少60名病人注射致命药物,杀害了30人。

当班死亡率高被称“灾星”
霍格尔的案件发生在2003-2005年,分别在德尔门霍斯特和奥尔登堡(Oldenburg)的两家诊所。

霍格尔2002年在一家医院被解职时,已经谋杀了至少35人。他的同事已经发现了死亡率不正常的现象,但没有举报。而且他被解职时,院方还给他开出一份优良工作证明。因此他顺利转到第二家医院工作,到2005年案发时至少又谋杀了54人。

霍格尔值班时急救情况出奇的高,死亡病例也不正常,这在两家诊所都曾引起一些议论,曾经有同事称他为“灾星”。以德尔门霍斯特医院死亡病例为例,2002年该院有98起死亡病例,霍格尔转来工作后,2003年死亡病例为177起,2004年179起。2005年,霍格尔离开后,死亡人数又降回到80-90人。

杀人狂魔是什么人
霍格尔于1976年12月30日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护士,积极参与政治,母亲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助理,平时做清洁工,姐姐是牙医助理。
霍格尔体型微胖,一只耳朵失聪。他在学校时喜欢踢足球,成绩一般,师生对他的普遍印象是“乐于助人、好脾气”。

他11岁时,父母分开过一段时间。他开始滋生出恐惧感。他17岁开始进行护理培训,1999年开始在奥尔登堡医院心脏外科急救科工作。但他心里上无法胜任这个工作,他开始喝酒以驱赶抑郁和恐惧。

他2004年结婚,随后女儿出生了。孩子带来的压力让他不堪胜负,他开始逃避家庭责任,把孩子丢给妻子。工作之余就参加急救队,跟着救护车到处跑。他的生活成了工作、酒精、药物、更多工作的循环,他感到内心空虚,无法自拔。
2003年,一个病人出现紧急情况,他出手急救,使病人恢复了。当时一位同事拍着他的肩膀以示表扬,这让他感到非常满足。从此他试图重温这种感觉,没有危急情况就自己一手“创造”出紧急情况。

2005年,他故伎重演时,被一名同事发现,这才揭开这个惊天的系列谋杀案。
医院系统有漏洞

霍格尔几年时间里作案,没有被发现。保护病人基金会主席布莱斯(Eugen Brysch)2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批评医院的工作人员、雇主以及警察和司法机构长时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布莱斯说:“在医院实施犯罪的环境容易,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应对措施。”在全国2000多家医院,“控制机制没有收紧”。

对于大多数医院来说,“仍然缺乏一个匿名举报系统”。布莱斯表示:“举报人必须能够将观察报告给独立和外部的机构,而不用担心会受到威胁。此外,从医护人员到管理层每一层都需要形成一种监督文化。”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