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2020北韩人权报告 金正恩上台后 脱北者骤减



2020-02-22 18:23:21

朝鲜仍是全世界最为高压统治的国家。金氏王朝第三代领导人金正恩持续兼任政府和执政的朝鲜劳动党首脑,利用死刑威胁、任意判刑惩罚以及监禁并强迫劳动维持恐惧之下的服从。金正恩还持续收紧出国旅行与海外通讯的限制。

政府毫不容忍异议。独立媒体、公民社会和工会组织全遭查禁,言论、集会、结社、宗教自由及其他基本人权都被有计划剥夺。政府有系统地榨取公民的无偿强迫劳动,投入基础建设和公用设施项目。政府也疏于保护或促进各种弱势群体的权利,例如妇女、儿童和身心障碍人士。

2019年,金正恩持续推进始于2018年的对外交往工作,先后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韩国总统文在寅、美国总统特朗普、越南国家主席阮富仲和俄罗斯总统普京。

影响国际人权体系
朝鲜已批准多份重要国际人权条约,但素以漠视要求闻名。它偶而也会参与某些国际人权机制,但几乎没有在国内造成实际进展的证据。

2014年联合国调查委员会(调委会)发布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报告指出,该国政府触犯危害人类罪,包括灭绝、谋杀、奴役、酷刑、监禁、强奸和其他形式性暴力、以及强迫流产。调委会建议联合国安理会将这一情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朝鲜政府持续否认其调查结果,拒绝配合驻首尔的人权高专办事处或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金塔纳。

2018年12月17日,联合国大会以不表决方式通过谴责朝鲜人权的决议。2019年3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表决通过决议,强调加强究责机制,确保犯下危害人类罪的官员最终受到起诉。基于调委会建议和人权理事会决议授权,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持续收集朝鲜政府侵犯人权和危害人类罪的证据。

2019年5月9日,朝鲜政府接受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即每四年半对每一个联合国会员国的人权记录进行同侪互评的程序。在87个国家提出的262条建议中,朝鲜接受了132条,主要是关于加入国际公约、条约机构、加强立法,以及儿童、妇女、身心障碍者、食物、健康、教育、司法正义、迁徙、 宗教、言论、水和卫生设施的权利。

难民和庇护寻求者
2019年,金正恩政府持续设法阻止人民擅自离开朝鲜,藉著在边境干扰中国手机服务逮捕与国外人士通讯或企图出境人员,并公开处罚被捕的叛逃者。

据协助朝鲜人逃往安全第三国的网络报道,中国政府已加强管制,包括增加道路随机拦检,使用电子身分证等新科技,以及其他严控措施。他们还报道,朝鲜持续防止人民离境,并施压中国政府查缉和遣返朝鲜人。在金正恩上台前的2011年,共有2,706名朝鲜人逃抵韩国;2018年只有1,137人,2019年1月至9月只有771人。

人民保安部将叛逃行为视同“背叛祖国”罪。被中国强迫遣返的朝鲜人所面临的虐待,被调委会谴责为危害人类罪行。有关当局会评估被遣返人员在中国的作为,决定将他们送往短期拘留所(劳动锻炼队)、长期普通监狱(教化所)或朝鲜令人胆寒的政治犯集中营(管理所)。

由于被遣返人员几乎必然受到上述处罚,逃抵中国的朝鲜人应属国际法上的就地难民(refugees sur place)而得到保护。但中国政府身为1951年《难民公约》及其1967年议定书的缔约国,却持续不履行保护难民的义务。中国政府持续将朝鲜人遣返本国,而且拒绝联合国难民署官员进入中朝边境接触滞留当地的朝鲜人。11月7日,韩国政府遣返两名朝鲜渔民,使他们可能被朝鲜控告谋杀罪。

强迫劳动
朝鲜政府有系统地从大部分人民征用强迫、无偿的劳动──包括国有企业或派驻海外职工和妇女、儿童及囚犯──藉以控制人民并维持经济。绝大多数朝鲜人都必须在人生某个阶段从事无薪劳动,通常称为“忠诚表现”。

一般朝鲜劳工不能自由选择职业。不分城市和农村的男性和未婚女性都由政府分配工作。理论上,他们有权获得工资,但常见的情形是企业不发薪资,迫使他们必须另找工作糊口,还要为了不去政府分配的场所上班而行贿。若擅自旷职则是犯罪,可被判处劳动锻炼队3到6个月。

政府还逼迫许多朝鲜人加入半军事化的“突击队”,隶属执政党管理运营,主要负责修建桥梁和基建项目。政治监狱(管理所)、普通监狱(教化所)和短期拘留所的囚犯也可能面对极其艰苦、危险的强迫劳动,有时在寒冬没有足够衣物。

朝鲜是仅有七个尚未加入国际劳工组织(ILO)的联合国成员国之一,该国政府在UPR期间也拒不接受加入ILO的建议。

濒临危险群体
朝鲜实行“成分”制度,这种社会政治分类系统创始于建国初期,将人民分为“核心”、“动摇”或“敌对”阶级,阶级较低的人在就业、住房和就学等各方面都受到歧视。普遍贪腐使某些人可以操纵成分系统的限制,藉贿赂政府官员规避成分制规则,加快或破例发给许可,允许参与特定市场活动,或避免可能的处罚。

朝鲜女性除了遭受普及全民的虐待,还广泛面临基于性别的虐待。拘留所的保安人员常对妇女加以强奸和其他性暴力。人口贩子和仲介,常与政府官员勾结,将女性送往中国遭受性剥削和性奴役,包括强迫婚姻。女性在工作场所面临高度歧视、性骚扰和性侵,无法脱离政府认可的刻板性别角色。国家当局不但参与对女性的虐待,而且完全不给受虐妇女和少女提供保护或伸张正义。

主要国际行动者
中国是对朝鲜最具影响力的国际行动者。中国供应朝鲜的大部分能源,是朝鲜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月和6月两度会晤金正恩。

韩国现任文在寅政府对于朝鲜人权问题并未制定明确政策。2016年9月生效的《朝鲜人权法》明文规定,韩国政府应落实联合国调委会报告所提出的各项建议,帮助逃出国外的朝鲜人,以及研究、发布朝鲜人权状况报告。然而,韩国迄今仍未依照该法要求成立朝鲜人权基金会,资助相关调查和维护人权的行动。

文在寅和金正恩、川普于2019年6月30日出席突然举行的三方峰会,会中没有谈及人权议题。11月14日在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韩国政府从提案谴责朝鲜侵犯人权决议案的40多国名单中退出,这些国家从2008年开始每年都共同提出此案。

日本持续要求送回1970到1980年代被朝鲜绑架的12位日本公民。某些日本公民社会团体认为实际被绑人数远高于此。

美国政府持续对朝鲜实施人权制裁,包括对政府实体以及金正恩和多名高官的针对性制裁。2018年12月10日,财政部在制裁名单中新增三名朝鲜高级官员,国务院则发布有关朝鲜严重侵犯人权和言论审查的报告。特朗普总统在2019年两度会晤金正恩,分别在2月和6月,但据报两人讨论议题仅限于核武扩散。

从2014到2017年,美国政府每到12月都会在联合国安理会推动将朝鲜重大人权侵犯作为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而列入正式议程。但在2018年12月,安理会没有进行这项讨论,因为缺乏理事会成员国支持,而且特朗普政府正专注于美朝核武谈判。2019年,安理会预定在12月10日讨论朝鲜人权情势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