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六四前大字报再现北大 校友指人们在觉醒



2018-04-26 09:53:31 作者: 新唐人电视

六四29周年临近,民运发源地之一的北京大学极不平静。北大学生岳昕发公开信,敦促北大翻查20年前教授沈阳涉嫌性侵的旧案,遭到校方施压。事件激起北大学生打抱不平。声援岳昕的大字报也出现在北大校园。我们采访了两位曾经历过六四事件的原北大毕业生,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声援岳昕勇士》的黄色大字报,23号晚出现在北大红旗团委通告栏。署名〝湖底群魂〞的笔者赞扬岳昕勇敢正气,并质问校方究竟在怕什么?大字报写道:岳同学最怕的是,对不起百廿年前的五四先辈,毁了精神上的校庆,而你们最怕的是〝出乱子〞毁了政绩上的校庆。

大字报出现的地点,正是前北大三角地附近。

香港《苹果日报》指这多年罕见,颇有六四遗风。令人想起八九民运的烽火台──北大三角地。这是北大学子发布民主活动消息之地,大字报你一张我一张,首都高校自愿绝食者的《绝食宣言》就贴在三角地公布栏上。

原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美国移民律师李进进:〝人们已经再次觉醒了,这是一个很好的信息呀。北大还是有希望的。也说明了洗脑运动,没有用的,不管你多长时间,一夜之间就翻个了。〞

原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在89年民主运动之后,有一段时间校园还是非常沉寂的,没有什么声音。但是我从92年到02年在北大,也曾经贴过大字报。也有一些个别的朋友贴一些大字报抗议,但是都是比较零星的。再后来,可以贴大字报的三角地都被拆除了,就没了。整个高校对言论自由的压制非常非常的严厉。北大都是这样的话,全国其它的大学空间就更少。〞

三角地在2007年底被北大校方拆除。而今次的大字报出现不久后就被撕走。岳昕被列为微博禁搜关键字榜首,相关的北大帖文也被封杀。

大陆独立记者高瑜发推文指,岳昕发公开信的当天下午,北大党委已判断这具有学潮性质,是一场政治运动;并称校内外开始串联,要求全校提防。

但许多大陆网民跟审查员斗智,用斜体列印、旋转图等方式传播岳昕的公开信。

有人甚至把信上传到公共区块链平台以太坊,让当局无法审查。众多留言者认为这是区块链对抗审查的新途径。

《人民日报》24号晚间刊出评论文章〝如何聆听‘年轻的声音’?〞称学校和学生不是对立关系,学校对建设性意见要及时吸纳。同时要求学生避免极端情绪和偏激做法,力争在理性、冷静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原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美国移民律师李进进表示,官媒说法就是想搞平衡,不想惹怒学生,别把事情扩大。

李进进:〝当时‘426’就是因为批评学生,学生上街了嘛!这个评论的口气,就是两边都说一下。(学生)当然是冷静的了。贴张大字报算什么,对吧?〞

滕彪:〝首先它的表述都是很难成立的,学生跟学校的关系。中国的大学都是被官方控制的,相当于政府的部门,也没有校园民主,也没有什么大学自治。所以发生这些事情,中共首先想到的就是维稳。它这种官方的声音,也是在恐吓其他学生,不要参与抗争,不要去支持这些敢于公开抗争的同学。〞

原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说,学生受到性骚扰,在大陆很常见。但是抗争行为太少。因为公开挑战需要勇气。在中国目前这个社会环境下,绝大多数人选择沉默、犬儒的心态,恰恰是不正常的。一个有信念的人,会选择说出真相,选择抗争。

滕彪:〝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学生、更多的年轻人能够站出来,反抗各种的不公正,各种的违法犯罪行为。中共当局它所做的就是压制真相。〞

25号,北大师生和校友就北大学生因申请信息公开被约谈一事,发出致北大校方的联名信。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