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香港地下党员分布广情况 超40万



2020-10-14 20:10:16

日前,美国移民局推出新政策指引,禁止共产党员和与之有紧密关联的人移民美国。香港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人程翔认为,新指引杀伤力大,凡是和共产党有紧密关联的人皆被包括在内,换言之,美国可凭其人过去的所作所为,来判断他/她是否是共产党的支持者,这在求证上省去很多时间和精力。另外,程翔指,中共在香港渗透逾半世纪,网络极为庞大,在不同领域、不同阶层都有发展党员,认为目前香港的地下党员数目已不止40万了。

意识中共威胁 旧移民法再被推出
10月2日,美国移民服务局(USCIS)发出针对《移民与国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的新政策指引,列明除非另有豁免,否则共产党或其它极权政党(包括分支机构和附属机构)的成员,或与之有紧密关联(affiliated with)的人,其移民申请将不获受理。

据BBC报导,新政策的法律基础可追溯至美国政府于1918年颁布的《移民法》(Immigration Act),主要针对无政府主义的外籍人士。二战后,为了应对苏联共产主义的崛起,美国国会在1950年通过了《国内安全法》(Internal Security Act,又称《麦卡伦法案》)。两年后,在此基础上国会又通过了《移民与国籍法》,首次授权驱逐共产党员,及其它极权政党成员的外籍人士,包括移民和非移民。其中部分条文与今次的新政策指引相似。有评论指,这意味着冷战时期的对抗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今又再次被强化。

程翔表示,1990年苏联解体后,美国政府认为共产党威胁已经减少了;当时韬光养晦的中共,被美国认为势力弱小、经济贫穷,不够成为威胁美国的力量,故此放宽了限制共产党员移民美国的政策。

中共在三、四十年经济发展期间,不断蚕食、破坏西方的普世价值。程翔指,特朗普政府已经意识到,共产党对美国,乃至对全世界的威胁并不亚于苏共,故再把这条旧法例重新拿出来,并加入新条款。


新条款杀伤力大 与共产党有关皆被包括在内
今次法例除了列明禁止共产党员、极权政党成员申请美国移民签证外,程翔认为,更重要的是,指引把和共产党关联(affiliated with)的人也包括在内,“那涉及的范围就很广了”,换言之,除了共产党员,地下党、五毛、小粉红,或以任何形式支持中共的人都被包括在内。

他表示,这样也方便执法,因为美国政府无法证明每一位入境人士的身份,如果其人公然说谎,否认自己是共产党员,美国也无可奈何;新移民指引则不需要证明其人是否为共产党员,只要他/她的言行有明显支持共产党的倾向,即使他/她不是正式的党员,也会遭到美国制裁。

程翔以何君尧为例指,何是香港建制派议员,有中联办“契仔”(干儿子)之称,但无人知道何是否为共产党员。何的言行一贯出位,在香港卖命地推行中共政策,根据新指引,他可被认定为和中共有紧密关系的人,无法移民,甚至进入美国。

程翔补充指,对于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无法辨别其人是党员、非党员,还是地下党),可凭其人过去的所作所为,来判断他/她是否是共产党的支持者,这样在求证上就省去美国政府很多时间和精力。

香港地下党员网络分布广泛
香港是被中共渗透很严重的地方。二战后,共产党势力在香港开始活动、渗透、统战,并成立工会及工联会等组职。1949年,中共取得政权后,派更多人进入香港,在形成亲共势力——“左派”。六七暴动便是左派发动的,事件导致800多人受伤,50余人死亡,包括商台主持人林彬。

97前,香港立法局曾两次动议,要求公开共产党在香港的角色和活动。当时议员质疑,一向党大于法的共产党会否尊重香港法律,并接受香港法律监管?共产党在香港会不会有执政地位?因为中英双方都不想回应如此尖锐的问题,最后事件不了了之。

程翔指,香港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分布广泛,而且一向都是单线联系。他说,派到香港的地下党来自各个系统,包括情报系统、外贸系统、文教系统等等,中共不同组织都有派人渗透香港社会。

而且外界根本无法获得名单,就连前新华社社长、中共在香港的一把手、机关工委书记许家屯,他在回忆录中都表示香港的地下党员“线”太多,自己都搞不清楚,程翔指,许曾经向中央要权限,希望派到香港的人提前向工委报告备案,但遭到中央否决,“连北京都不愿意当时香港的一把手知道太多党内的情况,了解不同派系派到香港去的人究竟是谁”,故外界更无法统计这份名单。

香港有40万地下党员?

2012年程翔曾经撰文《从十八大看香港地下党规模》,文章中他按照十八大公布的各地区、各机关党代表的比例,推算香港约有40万地下党员。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港英政府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中国公安部获资格审批赴港定居者名单,并向合资格者发放单程证,当时的每日配额为75个,1995年后增至每日150个。因为单程证审批、发放权全权由大陆掌握,因此早期的名额大部分都用来向香港派驻有特殊任务的共产党员。

程翔表示曾亲耳听过北京的传达,“香港要在实力的基础上过渡”。他表示,实力指用人、资金、机构等,充实在港的中共力量;自此北京有组织、有计划地利用每日这150个名额派人来香港,待他们在香港住满7年成为永久居民后,再渗透至香港各个层面。

目前香港有多少地下党?程翔表示没有数据来参考,故无法计算,但肯定比当年的40万增加了。

中共如何在香港发展地下党员?
程翔表示,就自己所知, 中共在香港发展党员的方式各式各样,被发展入党的人来自香港各界,“有记者、办公室文员、中学校长、贸易公司的工作人员等”。他补充指,也很多人在大学里被吸收入党。

这些人怎样过组织生活?程翔表示,都是靠单线联系,只有其人的“上线”,再加另一名估计是“上线”的“上线”,三个人一同过所谓组织生活,即每个月读文件,传达上级最新精神。他续指,有些人在香港宣誓入党,有些人要去广州宣誓,“主要看是哪条线发展你的”。

前地下党员梁慕娴曾在2012年公开指控梁振英是地下党员,指党员出任特首,须遵从党组织领导,香港的核心价值会因此被蚕食。都有消息指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在1998年已经入党,此外,董建华、梁锦松、梁爱诗等都被爆出是共产党员。

梁慕娴在2108年时曾表示,香港有一个地下共产党领导网络,秘密决定了所有的方针、政策,党员身份的特首把上级组织的指示变成公开的政策向全港宣布、执行;其后香港各政党、组织、部门、学校和机构中的地下党员纷纷出来表态支持。她说,香港人一直被蒙在鼓里,“港人治港”己经变成“党人治港”。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