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大陸江天勇受中共打压入狱 妻子金变玲在美国艰辛生活



2018-11-23 23:27:06

“2016年他被抓时,我的心是很绝望的。”“他被抓前,考虑安全,我们只‘打字’,简短说。”;“他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希望我们可以有通讯的权力,能够说话,或者视频。”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这样告诉大纪元记者。

金变玲说,那只是她的希望,因为不知道丈夫出狱之后是什么情况!?
金变玲伤心谈 与丈夫近6年未说话
2013年5月金变玲到美国之后,与江天勇之间的联系只能通过网络,以安全的方式通讯。“因为考量安全,也就是简短地说一些孩子的情况,就是打字。(我和他)一直没有像我这样跟你一直说话,没有(心中酸楚)……,始终没有见过一次面(视频)。”

在国内时,北京国保一直骚扰、恐吓江天勇。国保对他说:“不配合,你老婆的工作(丢掉),你的孩子就没有学上,就是我们一句话的事。”金变玲说:“当时出来,我也是没有办法,担心孩子受影响,也面临没有学上的境地。”

“一直很担心他被当局给抓住,因为他一直在从事人权这方面的工作。后来2016年11月21日他被抓进去、被指定监视居住、被逮捕,我当时内心是非常非常绝望的。因为原来还有希望,美国这边已经批准,他可以来美国。”她回忆。

但当局不批准江天勇出境,后来发生709案,他就不肯出国了。金变玲说:“他就说709很多他的弟兄被抓了,那么多律师,他要去做一些拯救709(被抓律师)的事情,他就不愿意出来了。”

被迫离开中国大陆后,孩子能正常地上学,金变玲也能够正常地生活了,虽然有经济压力。但因担心丈夫在国内的情况,令她感到精神上的压力更大,担心一家人没有机会再团圆。江天勇被抓后,在官方所谓的审判、判2年刑期之后,反让她的心中又燃起了一线希望。

狱方扣留信件 刁难家属会见
“原来他说8月份出来,肯定是官方给了他一个交换条件;但是他没有出来,就被转到监狱。再问,他说判决书上写着是2019年2月28日(出狱)。”金变玲说,4月底江天勇转入监狱后,她就一直给他写信;后来每天写一封信,透过国内朋友帮寄。

11月18日,金变玲向外界发推说:“自从8月份收到过江天勇写给我和孩子的3封信,就再也没有收到他写的信了。(掉泪伤心)家人探视他的时候,他说有给我写信。”


金变玲告诉记者,她请江母探视时询问,得知江天勇并未收到她所有的去信。江母询问狱方,并直言媳妇怀疑信件被狱方扣下。8月27日,她终于收到丈夫写给她的3封信。

“我要求他父母去探视,他们也去了,说觉得他精神状态比以前好点。江天勇说,都穿监狱的衣服,自己的衣服不能穿,什么也不能送,就去探视、见个面,说20分钟到30分钟的话。他每个月只能花200元(人民币)。”

金变玲说,“他(江天勇)和家人不能说太多监狱里的事。后来他爸爸才给我说,其实5月份他探视的时候,看到他戴着手铐、脚镣坐在那种监狱里边好像审讯的固定的椅子上面,心里特别特别的难受。”

“跟他们吵,最后监狱才给摘掉;争执,没说两句话,然后他们就说时间到了。第二次探视,他们故意说看错时间了,说了10分钟的话,就说时间到了。反正前几次会见一直就是不顺利。”金变玲说。

金变玲担心狱中丈夫 盼一家早日团圆
今年7月份,江天勇被强迫每天吃大量药物、记忆力明显减退的情况被披露。他妹妹后来去探视时得知,药物减少了,剩降血压及另一种或是调心律的药。这个情况“给我一个讯息,肯定江天勇在里面受到了不好的待遇,他心律过快!?”
金变玲表示:“我最担心的,自己害怕,怕他会像刘晓波或杨天水那样(病故),因为他一直在吃药。”

她说,7月20日,(709案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和(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两人陪着江的父母去探视那一次,“江天勇知道后心情好一些,看他反应都不一样。”她提醒,被关押的异议人士或者良心犯的家属,如果有能力,尽可能地每月去监狱探视亲人。

他们的女儿今年16岁了,念高三。金变玲说,女儿一直缺少父爱,父女近6年无法见面。江天勇在信中透露:很希望能够参加孩子的高中毕业典礼。“嗯!他给我释放一个讯息,他现在想来美国和我们母女团聚。”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