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中共统战秘诀 为高价值人士配备年轻女子 政协类似黑手党



2018-05-25 20:44:54

5月23日,香港著名政治评论员练乙铮在外媒披露,中共数十年来,暗里操纵一部神秘的统战机器,模糊地将政治动机掩盖在文化、人情中,类似杨振宁与那位年轻妻子的搭配,也有着这一政治痕迹。练乙铮还表示,政协的运作与黑手党类似。中共统战部门体制内人士程干远表示,统战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谋略,是中共特有的一种诈骗术。

时事评论员练乙铮2018年5月23日发于《纽约时报》的文章,评论中共在国际上的表现特色:中国往往不会公开伤害或惹恼如美国这样的对手。中国不会胁迫,只会操纵,它更倾向于在道德和法律的灰色地带行事。

它会将自己的政治动机掩盖在值得称赞的人情或文化项目之下,模糊与对手之间的战线。任务完成后,对方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中了计,或者都不知道这场战略博弈的存在。

作者认为这并非假设的阴谋论,而是确有阴谋,这从中共在海外校园建起的孔子学院和中国共产党小组便可见一斑,它们会勾勒出一个运转平稳的巨大机器。这个机器将中国人安插到全世界,扩散中国的影响,收集情报,为中共政府服务。
文章以华人科学家杨振宁的归国为例,杨于20世纪40年代中期离开中国,师从氢弹之父爱德华.泰勒(Edward Teller)。1957年杨获诺贝尔奖后,中共当局就派出了包括他父亲在内的密使,悄悄到日内瓦请他回国。杨振宁一再拒绝,并于1964年成为了美国公民。但是1970年代中国开始“开放”后,杨便回国参与中国物理研究。

2004年底,妻子刚刚去世一年,杨振宁就与一位年轻的中国研究生结婚了,两人是在一次大型研讨会期间认识的,当时她是当局安排给杨振宁的私人助理。2017年2月,94岁的杨振宁宣布放弃美国公民身份。

练乙铮文章表示,对于这段年龄差距巨大的婚姻,有严肃批评者指出,为高价值目标配一个年轻妻子是中国共产党的一贯做法。甚至还有个固定说法:是得到了“党(或总理)的关怀”。因为1960年中期,曾在1949年被共产党推翻的民国政府中任高级将领和代总统的李宗仁回国后,也是得到了一名年轻配偶作为奖赏。而据传,当时的中共总理周恩来亲自负责了李宗仁的婚事。

文章表示,虽然没有了解到可以证明中共领导人策划杨振宁再婚的官方记录,但却有着充分的间接证据,其中包括杨的这位年轻妻子的父亲的陈述,称女儿的“牺牲”是“一种美德,一种荣耀”。

文章认为,杨振宁回归中国,中国共产党获得了急需的体面,且挖走了美国的一项重要人力资产,因为杨的学术培养大部分是在美国进行的。

尽管在1950年代,有数百名海外华人科学家回到了中国。但杨振宁放弃美国国籍的影响可能更大。因为经历了1957年灾难性的反右运动、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以及1989年残酷的天安门镇压之后,中国共产党失去了知识分子的支持,而那些归国故事,在帮助修复共产党的形象。

文章认为,在长期观察中国的人士看来,从杨振宁的人生轨迹中可以轻易觉察出中国共产党的干预,特别是它精心伪装的这台影响力机器的悄悄运转。但中国的手段很难辨认,安插的眼线很难清除,尤其是在美国、新西兰或澳大利亚等不加防备的开放社会。

这部中共的影响力机器的核心是一个规则严明、经过实战考验的构造,但外表模糊。它最初是毛泽东在1930年代部署的,称为统一战线。该组织于1946年确立了现行形式,并帮助共产党赢得了内战。

程干远撰写回忆录揭开中共统战部黑幕一角
曾经在中共的统战部门工作长达10年之久的知名人士程干远,2015年8月出版回忆录《中共统战部揭秘》。

2015年8月13日自由亚洲电台文章称,《中共统战部揭秘》一书,记述的便是他在统战部工作10年的经历。

程干远说:“统战部不是谋事,而是谋人:研究你这个人怎么样,他这个人怎么样,怎样对付,怎样把人统过来。统战部的干部要时刻记住两句话:一个是要掌握阶级斗争动向,二是要团结、教育、改造统战对象。如果忘记这两条,统战干部就不能干了。“

书中写道,“共产党用的像是基督教里撒旦的手段,就是利用人的人性弱点。讲得文一点是一种政治谋略,讲得难听一点就是政治诈骗,是共产党特有的一种政治诈骗术。

年逾80的程干远一生经历丰富、跌宕起伏:他参加过朝鲜战争,从部队考上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共中央内务部,后调入中共南京市委统战部工作,文革期间被打成反革命被捕入狱,平反后调入江苏省社科院任法学研究员,后又担任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退休后移居美国。

练乙铮:政协的运作与黑手党类似
上述练乙铮文章披露,中共的统一战线由一明一暗两个机构组成。一个是神秘的中央统战部;另一个是广受关注的所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文章指出,统战部是一个灵活的、受到严密控制的党组织,由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任。它监管着十几个通过劝说和渗透从事政治联络工作的组织。其中一个就是欧美同学会,该组织密切关注着越来越多在西方生活或接受学术培养的学生和学者,把所有这些学者变成了统一战线的士兵。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则是一个非请勿入的庞大俱乐部,由一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领导,主要通过个人关系网开展工作。它的年度会议约40%的与会者是中共党员,以及精心挑选过的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的名人富豪。

政协委员必须服从党的安排。中共透过他们影响各行各业的重要人物,最终通过金钱、美色、许以名望或仅仅是利用他们的爱国精神,把他们拉进北京的轨道。而所有新成员都会得到在中国国内表现、宣传、投资或发财的好机会。

文章指出,在某些方面,政协的运作与黑手党类似:行事隐秘,依靠密切的个人关系,并且随时准备违法。比如身为资深政协委员的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某家能源非营利组织的负责人何志平,如今卷入美国的一起刑事案件,被控贿赂非洲国家元首,以便为国家控制的中国能源利益集团获取石油合同。

文章最后指出,中共的这台影响力机器继续轰鸣。在70年前,毛泽东的统一战线对帮助中国共产党一举夺权起了重要作用。现在这部影响力机器则变得更加全球化。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