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伏魔第十二式 破空洞无物的理想论(下)



2017-03-24 14:27:51

四、伪科学和反社会的“科学”社会主义

1、“科学”社会主义的伪科学性

人的知识开始于思考,通过逻辑思维的整理而形成理性的学说,再通过某种实践方式的验证而成为某种形式的科学理论。因此,一个科学的理论,应该满足三个基本条件:其一,前提真实;其二,推理正确;其三,结论可以在某种实践方式中被验证。

世界上的科学体系,包括西方的外实证科学和中国的内实证科学(性命修炼中的生命科学),只要是真实的科学体系,都不会与这三个基本原则相违背。西方的科学体系一般被称为“实证科学”,但是它的方法论体系中没有包括中华生命科学中的内验方法(修炼中的内证体悟),所以叫实证科学名不副其实。根据人类已有的完整科学体系的特征,笔者把实证科学分为内实证和外实证两种,也可简称为内证和外证(也可叫内验和外验),就是通过内在条件或者外部条件的满足来验证和检验某种认识真理性的科学体系。

人类的实践方式相应的也可分为两种:社会实践(外部的实践方式)和个体实践(内在的实践方式)。社会实践就是针对外部条件和结果的实践检验方式,即一个科学发现必须在相同的外部条件下重现其结果才可以被学术界确认,成为普遍性的知识和结论。这种实践的原则就是一个认识必须得到其他人的承认,形成社会认可才可成为真理,所以叫做社会实践。而个体实践则是人体修炼中的实践过程,是针对内部条件和结果的实践检验方式,这种实践中的条件全部都在主体的内部呈现,是通过主体道德和精神的提升而实证到的认识结论(更高级的理性认识),不能通过社会化而表现出来成为人人都可见的外部结果,因此,个体实践的结果只能通过个体实践的方式来检验,社会实践不能代替和否定个体实践的结论。

如果以考察科学体系的三个基本原则来考察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就会发现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前提虚假、推理错误、结论也不可能通过任何一种实践方式得以验证,显而易见,它根本不是什么科学理论,而是地地道道的伪科学。简述如下:

其一,“科学”社会主义的前提不真实。

前面讲过,这个理论起源于对“剩余价值”的发现,剩余价值论是马克思揭示资本家“剥削”工人、证明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不合理的重要理论依据,剩余价值的存在是“科学”社会主义体系得以构建的现实根基和理论前提,然而诚如前文所述,根据生产系统创造价值的原理,所谓的剩余价值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由此可见,“科学”社会主义实则是在一个虚假前提的基础上构建起的伪科学体系。

其二,“科学”社会主义体系存在着重大的逻辑推理错误,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⑴所依据的历史原理错误

前面讲过,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说法颠倒了历史主客体间的真实关系,不符合真正的系统科学原理,那么以此错误的历史演化原理构建起的整个社会发展理论体系就必然与人类的社会实践严重脱节,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说法就不可能成为一个严格的科学结论,而只能是一个伪科学的谬论。

⑵历史主体的概念界定混乱

在“科学”社会主义体系中,对历史主体的属性的概念界定方面逻辑显得非常混乱。比如在论述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现象时,要得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可能依据自身的体制得以解决的结论,则必须首先假定资本家是一个没有道德属性(这里讲的道德属性是指人的精神属性的高级部分)的历史主体,他们只为追求资本的增值而存在,而完全不顾社会公平和正义,唯有如此,资本家才能创造出不可解决的经济危机。反过来,假如资本家是具有道德属性的历史主体,那么他们就会正视经济危机中的道德因素和制度因素,就会与其他社会阶层一起在人权保障和社会公平方面投入精力,那么就会缔造出解决经济危机的社会机制。事实的发展也正是如此,当今的西方社会,制度的设计以追求社会的基本正义和公平的实现为目的,民主政治的发展使社会各利益集团都能平衡各自的利益需求,富人富而有德、热衷于投资公益事业,工人的基本权益通过多种途径得以保障,资本主义初期的那种无序生产而导致的经济危机现象早已作古,这正是历史主体的道德属性主导经济发展的结果。

以上是对资本家属性的界定错误而导致的推理错误(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可能在其体制内解决),另一方面,在论述共产主义社会时,马克思又说无产阶级是一个大公无私的阶级,他们没有私人利益,只有集体利益,这里无产阶级又成为一个只有道德属性的历史主体(即没有生理属性中的个人利益需求),以这个大公无私的阶级作为历史主体,在他们的带领下按需分配的理想社会才能最终实现。反过来说,如果无产阶级不是这样一个只有纯粹道德属性的历史主体,如果无产阶级也充满着各种私欲的追求,那么共产主义社会也就不可能实现,因为任何一点的私心和私欲的存在都会导致按需分配的目标最终无法达成。

其实,真正的历史主体是既具有道德属性又具有生理属性的社会化(也具有社会属性)的人类,他们既有私欲和私人利益,也具有一定的道德素质,那么,一个正常的社会必然是在尊重私人利益和私有产权的基础上,用高尚的道德理念来引导社会各利益主体在利益追求中相互尊重、相互合作,创造出合理的社会制度,实现利益的共享,以达到社会利益的总体平衡。马克思在论述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时,把资本家抽去了道德属性(不顾社会公平和正义),而在论述社会主义必然胜利时,又把无产阶级抽去了生理属性(没有个人利益需求),使二者成为他的理论体系中的对立两极,这种对历史主体的概念界定上的逻辑混乱必然导致推理过程和结果出现严重的错误,诚如以上所述。

⑶推理中的逻辑不一致

在论证理想的共产主义必然是公有制社会时,马克思称自己运用了辩证逻辑,但是无论是以辩证逻辑来看,还是以普通的形式逻辑来看,关于公有制的推理都没有达到逻辑的一致性,都出现了在其理论体系内无法解决的自相矛盾的问题。比如马克思说人类社会第一种所有制形态是原始公有制社会,原因是当时生产力低下,只能集体狩猎、集体劳动,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当原始社会后期生产力发展后,出现了剩余产品,才出现了私有制。根据马克思的逻辑,从这里可以得出“生产力的发展是导致私有制社会形成的物质因素”,然而马克思又认为,私有制的出现固然得益于生产力的发展,但仍然是生产力还不高度发达物品没有极大丰富时的历史现象,当生产力高度发达,物品极大丰富时,就会又进入一个公有制社会,那就是可以实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人类的理想社会。如果按照形式逻辑的原理来看这段推理,生产力的发展既是私有制产生的原因,也是私有制重新发展成为公有制的原因,也就是A导致B,A同样也能导致非B,这在形式逻辑中违反了不矛盾律,属于自相矛盾的说法。当然,马克思说他阐述的社会发展规律是辩证逻辑中的规律,就是所谓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开来就是事物在发展过程中,通过“扬弃”的方式(就是辩证的否定,即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有否定有继承,在否定中继承的发展过程),后一个阶段扬弃前一个阶段,那么就会出现第三个阶段和第一个阶段相似的情况(但是却比第一个阶段更高级)。这里且不说马克思的否定之否定是对黑格尔圆形逻辑体系的线性篡改,姑且假设该规律是正确的,那么这个否定之否定的链条就应该是无限的,否则它就不是一个普适的原理,以此来推算,共产主义社会之后,还应该出现一个扬弃它的更高级更发达的私有制社会,那么共产主义公有制就不是人类的理想社会。可见,无论按照哪一种逻辑来考察,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的推理都是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谬论。

其三,“科学”社会主义的结论不能在实践中被验证。

一个生产力高度发达、物品极大丰富、可以实现按需分配的理想社会,无论是按照西方的社会实践方式,还是按照中华的个体实践方式,都无法在实践中得以验证。按需分配是以满足人的需求为目标的一种分配方式,但是人的需求怎样才能满足?人的欲望一旦被放开,他的需求有多大?而且需求也是随着时代条件在变化,不仅仅表现在量上,更重要的也表现在质上,如古人骑马,现代人开车,未来人会开什么飞行器?涉足的空间有多大?物品的质和量要丰富到什么程度才能满足人的需求?这些问题在“科学”社会主义体系中是永远无法找到答案的,也无法在任何实践方式中被验证。其实,以物质生活的满足来实现理想社会的设想,其结果将只能是打开人类欲望的无底洞,导致人类迅速堕落,把人类文明引入危险的境地。
综上所述,“科学”社会主义前提虚假、原理错误、概念界定混乱、推理自相矛盾,结论无法验证,与科学所要遵循的三个原则完全背离,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科学体系。

2、“科学”社会主义的反社会性

用一套伪科学的社会发展理论来指导社会变革,其结果可想而知绝不会产生任何良性作用。其实,“科学”社会主义不仅仅是一个伪科学的体系,也是一个反社会的理论体系,表现如下:

⑴“科学”社会主义背离基本的时代精神

近代社会的时代精神是“自由、平等、博爱”,在政治层面上展开表现为民主革命和人权运动,在经济层面上就是自由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正如《伏魔十三式》第3式所述,近代社会【在政治上处于从专制走向民主(民主化)、从人治走向法治(法治化)的过渡阶段;在经济上处于从手工生产走向机器大工业(工业化)、从自然经济占主体走向市场经济为主导(市场化、资本化)的过渡阶段;在文化上处于从君权神授、等级差别、奴役束缚的观念中走向倡导天赋人权、生而平等、自由、博爱的过渡阶段。】而“科学”社会主义则提出,在政治上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专制对抗民主;在经济上要建立公有制的计划经济,以取代保护私有产权的自由市场经济;在文化上要建立以暴力为后盾(强制性)的共产主义一元信仰结构,以取代以“自由、平等、博爱”为原则的传统文化的多元信仰体系。可见,“科学”社会主义的理念与时代精神完全对立,是对近代历史主题的一种彻底的反动和颠覆。

⑵“科学”社会主义违背基本的社会原则

在利益社会关系中,为了平衡各利益主体的利益诉求,在实践中人们形成了一些普遍认同的基本社会原则,如共生共存与共享互利的原则,通过对话和协商方式来化解矛盾解决利益冲突。但是“科学”社会主义颠覆了这些基本的社会原则,在利益追求上号召通过阶级斗争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来消灭对立的利益主体(如资产阶级)以获得垄断利益,这从根本上否定了社会各利益主体追求利益的合理性,最终形成统治集团掌控一切权力和社会资源的恶性局面,使社会利益分配完全失衡,社会公平和正义荡然无存。正如《伏魔十三式》第5式中所述,【共产主义也是基于“利益原则”籍助了公平导向的口号,它也有一条逻辑线索:独生独存原则→利益共产原则→“公平”分配原则。”】可见,“科学”社会主义虽然打着缔造公平的旗号,但其理论体系却颠覆了真正可以缔造公平的基本社会原则,在现实中只能为以追求独享独存的统治利益为目标的权谋家和政治流氓服务。

⑶“科学”社会主义颠覆传统的社会形式

社会是由民族和国家构成的统一体,民族和国家是一个地区的人民生存和传承文化的历史载体,没有民族,一个地区的人民就没有持续的文化传统;而没有正常的国家机构,一个地区的人民的安全和稳定就无法得以长久的保障。因此,继承优秀的民族文化,缔造合理的国家制度是每个地区人民的基本社会追求。而“科学”社会主义却反其道而行之,提出取消民族和国家,在全世界实现无产阶级的大联合体(后来的苏联就是以这种模式建立起来的),因此共产主义理念必然与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与国家制度发生冲突,它在实践中颠覆了传统的正常社会形式,以消灭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和正常国家机构作为其在一定地区生存和发展的前提,其结果必然给该地区人民带来动乱的根源和持久的社会灾难。

综上所述,“科学”社会主义其精神理念和指导思想完全背离当时的时代精神,其利益原则与正常的社会原则严重对立,其追求的社会结构颠覆了传统的正常社会形式,因此,它与各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社会追求格格不入,是一种反社会的理论构造,它的存在是对人类正统文化传承的严重威胁。

小结

共产主义颠倒了物质因素和精神因素的基本关系,标榜自己为科学社会主义,但实则为一套反社会的伪科学体系,因次,它的理论体系不能通过正常的理性渠道来推广和普及,只能推过暴力手段强制洗脑来逼迫民众接受,所以,“谎言”(欺骗)加“暴力”是共产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基本表现形式。

五、人类理想社会的真正形式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有机系统,人是这个系统的构成要素,根据系统论的原理,系统的结构(要素的组织方式)决定系统的整体性能。在社会系统中,由于人具有精神和意志(要素的性质),人可以决定社会系统形成什么样的结构,并且可以根据需要随时调整人和人之间的组织结构关系,因此,最终是在人的文化理念(精神和意志的体现)的影响下,通过形成一定的社会结构来决定一个社会系统的性能和表现。

在《伏魔十三式》第5式中,笔者曾经论述,依据道德品质的好坏,人从道德表现上可以划分为道德人、利益人、利益流氓(道德败坏的表现)三种类型;而社会系统从结构的优劣上可以划分为良性、中性、恶性三种状态。一种理想的社会形式,从结构上来讲,必然是一种良性的社会结构,是在器物、制度以及精神三个层面上对整个社会系统的全面提升和完善;而从人的因素这方面来讲,理想的社会,必然是由具有高尚道德品质的道德人(君子、贤人、圣人)为社会基本单位而构建起的道德社会关系下的一种社会形式,并且这种社会形式反过来也在缔造着、符合这种良性社会结构所需要的历史主体,使社会系统在构成要素和组织结构方面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体系。以此看来,在一个理想的社会形式下,人的道德属性(精神属性的高级部分)和社会的良性结构必然达成了高度协调的统一,彼时,人们应该内心平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处于一种道法自然、敬天知命、少私寡欲、重德修身的“天人合一”状态,整个社会形成一种无争、有序、公正、和谐的高级文明形式。而这样的社会形式唯有在中华文化的社会追求中,以中华文化的儒道精神为指导,以修心养性(修身)、返本归真(修炼)为人生基本目标,才可以真正实现出来。

在《伏魔十三式》第5式的结尾部分,笔者曾经总结过中华文化、西方文化以及马列主义等三种文化体系的优劣,如下:

【中华文化的内涵在于不产生“利益矛盾”,以“道”的状态来生存,以使人返朴归真,相对于西方文化来讲,好比是“统一关系”取代了“对立关系”,使系统全面升级换代;

西方文化的内涵在于面对“利益矛盾”,创造出以协调妥协方式来解决问题的原则和制度,注重“对立关系”与“统一关系”的平衡,达到系统的同级优化;

马列主义的内涵在于面对“利益矛盾”,倡导以一方消灭另一方来解决问题,相对于西方文化来讲,好比是“对立关系”取代了“统一关系”,最后导致系统的降级或者崩溃。】

在全球三种文化体系中,西方文化追求利益平衡和共享,马列主义追求利益垄断和独享,唯有中华文化追求超越利益层面的道义和精神境界的提升。中华文化从提升人的道德品质入手,通过修道(道家)和修身(儒家)的教化,使人类超越低级属性(生理属性)的束缚而达到高级属性(精神属性)的升华,使人和人之间形成符合自然伦理秩序的组织结构,使社会系统达成人的道德属性(精神属性的高级部分)和良性社会结构的完美统一,这正是人类理想社会的必然表现形式。中华文化以其高贵的理念和缜密的理性,道明了人类通向理想社会的唯一途径(修身修道)以及理想社会的必然表现形式(自然伦理结构和天人合一状态),在人类历史上,真正为人类的前途指明了方向。

最后从人性的角度谈谈中华文化与人类理想社会形式的天然联系。

人是一种佛性(表现为灵性和理性)和魔性(表现为感性的膨胀、失去理智和泯灭灵性的状态)的结合体,佛性使人类与万物沟通,达成和谐,提升人类的文明程度,而魔性使人类与欲望结合,破坏人类的佛性,使人类道德堕落,最终毁灭人类的文明。社会在人的不同属性表现的作用下,体现出不同的文明程度,因此,人类理想社会的追求必须以克制人的魔性、发掘和维护人的佛性为目的。可见,不是通过物欲的满足和享受来实现理想社会形式,而恰恰是通过摒除物欲、追求精神境界和道德层次的提升才能创造人类文明的理想形态。物质因素是历史主体的外在表现,它只能表现人类欲望的实现程度,而精神因素和道德属性才是人类内在的、本质的体现,才能体现人类理性和灵性的实现程度,理想的社会只能在人类理性和灵性的实现程度中去追寻,在这个过程中,魔性才能被抑制,物欲才能被驾驭在一定的合理范围内,并被人类善用。

中华文化的修炼体系,正是一种克制人类魔性、注重人类佛性实现的文化体系。在远古的时代,我们的祖先运用道家无为而治的精神理念,开发先民的灵性和理性,提高人的内在修养,降低了社会的利益冲突,使社会关系和谐有序,从而创造了垂拱而治天下的高度文明的社会形态,环顾古今中外的历史,也唯有这种文明形态与人类的理想社会形式最为接近,这也从实践方面印证了中华文化的高贵以及它与人类理想追求的本质和必然的联系。

今天,以中华修炼文化为基础和载体的法轮大法正在全球洪传,真善忍的理念正全面提升着人类的精神境界、恢复着人类失落已久的道德属性,同时也涤荡着这个世界上业已败坏的一切物质和精神的因素,给今天迷失的人类指明了真正的前途。相信经过一个精神净化和淘汰的选择过程后,人类社会必然会在真善忍原则的指导下重新产生一个高度文明的形态,那必将也是一个真正理想的社会形态。

结语

“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列血魔功“坑蒙拐骗”四大邪气中的第四道邪气,名曰骗气。它以蒙气和拐气为基础,先使人体废气通过小周天运行形成所谓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再在四肢转一圈形成马列主义的立场,最后导入大脑,充斥在五官周围,通过邪气控制人的眼、耳、口、鼻、意,形成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共产主义信仰。骗气是血魔功最顶级的内功境界,它的功能不在于杀人的性命,而在于杀人的灵魂,骗气运行时可以产生一个特殊的场,这个场可以控制人的精神,使人产生一种与吸食鸦片效果完全相同的美好幻觉,故被称为精神鸦片场。骗气的功用就在于制造精神鸦片场,毒害中原人士的精神,毁灭他们的意志,使其大脑被清洗,最终篡改他们生命返本归真的程序,使之完全沦为马列魔教的附属品。骗气的宗旨为“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鸦片吸食一千遍就是补品”,因其在思维欺骗和精神欺骗方面达到了骗术的极致,所以江湖人称其为骗气。骗气中还夹杂了摄魂大法的一些阴毒招式,因此,破解起来十分不易。

血魔功四大邪气内部各层次分工组织异常严密,在整体效用上浑然一体、不可分割,如它以坑气强化阴毒心理,以蒙气打通周天气脉,以拐气作为实战技法,以骗气达成实战目的,四大邪气运行原理虽然与正派功法完全相反,但却能做到既分且合、互相支援、流转自如、配合巧妙的地步,达到了邪法中的极致,就算当年邪派武林中的祖师爷西毒欧阳锋和乔百冥重生,也只能是望风披靡,甘拜下风了。中原武林因受近代西学东渐的不良江湖风气影响,不注重中原武功内涵的继承和发掘,使先祖所传的正宗玄门功法逐渐濒临失传的危险,以致当马列魔教大举入侵时,不能组织有效的抵抗,致使坑蒙拐骗四大邪气肆虐中华,中原武林一片惨淡……其中,骗气所产生的精神鸦片场还可以通过“被吸食者”之间复制和传递,因此它不但毒害着中原武林人士,也在毒害着不练武的普通民众,使整个中华民族都沦陷其中。

欲破骗气,必须修炼中华道家玄门内功阴阳混元功,启动生命返本归真的程序,以先天之元炁,驱散骗气精神鸦片的魔力,恢复灵魂之正常功能,再辅以独孤九剑的精妙剑术,破去其繁复的招式。笔者我勤修道家玄门功法阴阳混元功有所小成,并得失传已久的独孤九剑真传,所以融阴阳混元功于独孤九剑之中,炼成专破血魔功的破气式剑招共五式,此乃第五式,曰:“破骗气”。 此剑式招式并不十分繁复,但其中蕴含着阴阳混元功的高级心法,大巧若拙,修习者须做到内心清静、质朴无华、灵台空明,才可领悟其中要诀,窥见其精妙之处。望中原武林人士能按照心法要求,勤加练习,他日对敌,必能克制精神鸦片的毒害,大破血魔功,解救民族于危难之际,重塑中原武林的元气和威望。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