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在欧洲寻找中共国安部间谍 猎狼行动



2019-01-07 09:06:13

美国开始对中国人试图窃取机密的行为进行打击。美国官员称,中共过政府行为帮助本国公司成长。但英国人并未採取类似的打压行动。

机密
2018年4月1日,复活节週末,离布鲁塞尔大广场不远处的圣凯萨琳区酒吧和餐馆熙熙攘攘,徐彦钧(XuYanjun,音译)来到了这里。

徐坐飞机到了阿姆斯特丹,又开车到了比利时,开始了他欧洲之行的第一部分。
但在美国当局看来,他并非游客。

徐被指控是来会见通用电气航空(GE Aviation)的一位美国员工,一位飞机引擎设计专家。通用电气航空几十年来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开发更轻质、更结实并且更便宜的複合材料,用于引擎内部的扇叶和主机壳。

美国当局认为,徐是中共家安全部的一名间谍,在美方的起诉书中,他是来向这位美国员工拿机密的。

但结果却让徐大吃一惊。
美国联络人没来,来的是比利时警察,手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发出的国际逮捕令将他逮捕。

徐彦钧被指控自2017年3月开始有计划地窃取机密。通用电气航空为商用和军用飞机製造引擎,起诉书指出,该公司的一位美国员工收到了一封来自南京航天航空大学(南航)的电子邮件。

问这位工程师想不想来中国“交换”?旅费全包。
起诉书指,2017年5月,这位员工拿出了一份技术含量颇高的报告,是关于通用公司新的标志性引擎材料。这位员工去了中国一周,6月2日还做了一场讲座。
他在中国见到了徐彦钧,而徐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家安全部下属江苏省国家安全厅六局的副主任。

但徐给这位工程师的名片上写的却是瞿辉(Qu Hui,音译),在一间机构从事科学技术的推广工作。徐表示是他承担了工程师的食宿费用,并且还会支付3500美元的讲座费。

二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工程师又给徐发了很多资料。越来越能看出,徐在要求工程师给他提供一些敏感的公司资讯。

2018年2月,工程师发去了一份演示文档,首页有公司标志,并警示文档内容属于通用公司且为机密。徐被指向工程师不断提问。

起诉书指二人有资讯往来。工程师表示徐的要求涉及商业机密,徐表示二人可以当面讨论这个问题,还说工程师应该直接从公司电脑里拷贝某份文件。

为避免敏感资讯,文件编号没有列出。
通用电气航空那时已经发现了问题,工程师已经开始配合通用公司和执法调查,他目前未被起诉。

徐并不知道他的连络人正在跟他对着干,他被指控是来拿一个带到欧洲会场的硬盘,里面存满了资料。他说:“如果我们想要合作,这不会是最后一次,对吧?”
4月1日,徐到了比利时,美国决定收网。

美方表示徐的工作是获取美国及欧洲航空航天公司的技术信息。起诉书提到,他从2013年起就与中国的大学及机构合作,寻找并以掌握了中国所需机密的工程师为目标,将资料提供给政府部门、科研机构以及公司。徐的美国律师拒绝评论,但中国外交部表态称这“纯属捏造”。

南航是中国一所顶尖的工程大学,隶属于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也与中国的飞机製造商有合作,徐被指控与南航的人员有往来。

南航承认徐曾在本校兼读硕士学位,但也附和了外交部对指控的否认,表示“本校促进并合法使用知识产权,一向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从不支持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

起诉书指,2014年4月,徐讨论了获取军用空中加油飞行器相关资料的计划,且将资料发给了中国一家引擎零件公司的相关人员。另有一位其他公司的工程师给徐发了无人机方面的技术资料,而徐又把资料给了南航。

徐被拘留六个月后被引渡到美国,被指控密谋并试图进行商业间谍活动及窃取商业机密。案件可能会在明年开庭,徐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通用电气航空集团在声明中表示:“得益于发现及时、公司先进的系统和内部流程,以及与执法部门的合作,通用电气航空所受的影响很小。”

以商业间谍活动为指控引渡情报官员,像徐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此举被视为美国对抗中国的升级。

如何选定目标
美方表示徐的案件典型地体现了中国模式——情报官员与中国公司紧密合作,从西方窃取技术机密,用于发展本国经济。

埃文尼纳(Bill Evanina)曾在FBI工作,现在是美国反情报与安全中心的总监,与美国国防部合作打击外国间谍。他表示:“就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构成威胁的角度而言,中国人是目前最大的威胁。”

徐的案件可不是唯一一个涉及航空领域的。在几周后披露的另一个案件中,几位情报官员和黑客被起诉,也被指与中国国家安全部江苏分局有关。

这起案件发生自2013年11月,一位中国间谍被指控与法国某航天公司的一位中国员工会面,该公司在苏州设有办公室。

美方在详尽的起诉书中写到,间谍在见面前表示“今晚给你木马,我们就不用在上海见了。”提议二人应该假装是在饭店偶遇。

木马指的是特洛伊木马病毒,要拿来感染这家法国航天公司的电脑。
根据起诉书的说法,2014年1月25日,这名员工把U盘插到了这家法国公司的电脑上。当天晚些时候他发资讯给情报官员说:“木马今早已植入。”

第二个月,这家公司的电脑“被指引了路线”,连上一个被中国黑客控制的网络域名。美国发现了问题并通知了法国情报机关,后者联系了这家公司并展开调查。
但是黑客佔了上风。公司在中国的一位IT员工也参与其中,美国在起诉书中指他跟黑客进行了短信沟通,几小时后,他们所用的网络域名即被删除,以隐匿行踪。

美国指控说,从2010年到2015年,这群人以一位中国情报官员为首,与这家公司在中国的员工一同窃取敏感资料,资料与商用飞机的涡轮风扇发动机有关。

这些身在中国的被告应该都不会受审。美国通过起诉书向公众披露中国的所作所为,藉以向中国政府施压。

两起案件都清楚地告诉我们,在网路间谍活动中,人仍旧很关键。公司员工可以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况下洩漏机密。

中国情报部门是如何选定目标的呢?
2017年11月1日,在美国俄亥俄州,季超群(Ji Chaoqun,音译)的家遭到搜查。季在中国出生,2013年8月来到美国,在芝加哥的伊利诺伊理工学院攻读电子工程专业的硕士学位,2016年报名参加美国陆军。

美国指控他受命提供八位工程师的生平资料并进行背景调查,这些工程师都是在台湾地区或中国出生的美国公民,在科学技术领域工作或刚刚退休,且有些是在航天领域。

八位之中,有七位当时正在,或之前曾在美国国防部的承包商公司工作,接受过安全调查。季给中方连络人发送相关资料时档案名用的是《期中考试题》,以掩饰行径。

2018年2月到5月期间,季跟两位自称中国情报机构方面的人士会面,但他们其实是FBI的卧底。

起诉书指,季自称是在中国的一个招聘会上被人找上,之后被要求对一些人进行背景调查。他的一位律师拒绝评论,但之前的报导显示季否认了指控。

关于中国网路攻击的报导有很多,但美国官员表示,内部的威胁远比远程的黑客入侵更加危险。

埃文尼亚说,中国的情报部门在从领英(Linkedin)一类的社交媒体网站上选定目标,“产量很高”。“发送三四万封邮件,当中有几十个人回复说‘我有这项技术,我能去演讲’,这对情报部门而言风险低,产出大。这个方法对他们而言卓有成效。”

一年前,德国的安全部门警告说,有一万名德国人曾被假冒的猎头、谘询师、智囊团成员或是学者联系过,而这些人其实来自中国的情报机关。

中国间谍应该也正在对英国的机密下手,但英国政府却一直避谈这个问题。
英国国家安全机构的工作人员私下表示,在英国也有和美国规模一样的中国情报活动。相比于美国发出的一系列起诉书以及特朗普政府高官所发表的声明,英国政府到目前为止沉默得多。

美国官员私下表示希望英国的态度能强硬一些,但英方至今还是小心谨慎。
美国政府正在向盟友施压要求一起行动,也有迹象表明英国可能会就中国的某些行为发声。据称美国正在计划对中国的间谍活动发起新一轮起诉,并可能会採取制裁。

汉尼根(Robert Hannigan)2014年到2017年期间掌管英国通信总部(英国的通信情报机关),他说:“窃取知识产权的问题由来已久,譬如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黑客会从英国的大学以及主要工程公司那里窃取。”

“英国的反应很低调,继任政府不想对抗中国,而且英国也没有美国那样的全球执法能力去对中国,或是对其他国家的网上窃取行为提出诉讼。”

英国警方现正在调查一起类似案件,但这类案件的起诉和开庭都要少得多。

威胁
英国安全部门的官员对大学成为研究和知识产权方面的目标尤其关注。
关注点在于大学是经济间谍活动的软目标,个人受邀去中国,或是情报人员以学生身份来到西方国家然后带着知识产权回国都有可能,就连学校间正规的合作交流都有危险。

一家大型英国工程公司正与一所大学合作开发前沿材料,这所大学也在与中国政府合作。工程公司会定期清理所使用的房间以确保没有窃听设备。

位于长沙市的国防科技大学是一所中国顶尖学府,由国防部和教育部共同管理,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关系密切,在中国的太空及超级电脑项目上首屈一指。
它与西方的大学合作也很紧密。

BBC在资料库中发现,许多英国大学都与国防科技大学合作过论文,很多都与太空及航天领域相关。

目前还看不出来这些合作涉及间谍活动或者有任何问题,但一些研究中国影响力的学者对这些合作的深度感到担忧。

“英国与国防科技大学之间的合作非常令人担心。估计英国的大学已经给几百名国防科技大学的科学家们培训过,这是中国军方在利用外国的非军方专家来增强军事实力。”研究这一问题的澳大利亚研究员乔斯克(AlexJoske)说到,“目前而言,对这方面活动的监管还很少。”

但也有一个帮助大学免于风险的计划——学术技术审核,由英国政府执行。
埃文尼亚说,大多数威胁是来自那些非间谍。“他们利用科学家、工程师和商人的身份。他们可以到国外来,进入机构当中,融入文化,参与某个机密或非机密的重大项目,可以获得资料但动机不良,然后将数据传回本国。”

当然每个国家都有间谍活动,英美两国也都有针对中国和中国公司的间谍活动。
但西方官员说中方的手段不同,首要任务是窃取商业情报来帮助中国企业——大多都与政府有关。西方的间谍则不做这些。

中国政府否认与大型机密窃取活动有关。
中国外交部的一位官员在谈到美方最近的制裁时表示:“美方的所作所为有损中方的权利和利益,破坏了中美间的相互信任,给中美关系蒙上了阴影。我们要求美方立即停止这些误导性的评论以及行动。”

反击
特朗普政府决心打击中国的间谍活动,近几个月来已经开始採取行动,起诉了徐彦钧等中国个人。

其他起诉还涉及窃取半导体晶片、泡沫材料,乃至转基因大米等技术
埃文尼亚说:“我敢说还会有更多案件发生,正在发生的也有很多。”他认为中国是比俄罗斯更严重的安全威胁。

担忧并不仅仅在于中国通过间谍活动赢取经济发展,还在于中国政府正在越来越多地利用自身的重要性在全世界施加影响。

特朗普政府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中国而不是俄罗斯的身上,在政治层面肯定是有意义的,美国的国家安全官员们认为威胁已经迫在眉睫。

在涵盖了贸易和科技等领域的经济对抗中,对间谍活动採取强硬态度只是其中一部分,美国政府希望同盟国们在这个过程中与自己保持一致。

澳大利亚对中国影响力的讨论一直都比较充分,在政治上和大学中都是如此。6月份的时候,澳大利亚通过了一项新的反间谍活动法案,认定“干扰民主进程或向外国政府提供情报的隐藏、欺骗或威胁行为”都属犯罪。

法案旨在将之前可能没被定义为间谍活动的行为也包含进来。
而英国到目前为止还都非常小心谨慎。英国军情六处的处长扬格(Alex Younger)说:“权力、金钱以及政治正在转向东方,这是我们所需要适应的政治现状。”

一位政府发言人说:“我们不会定期评论情报问题,或是任何所谓威胁的详情。政府对英国面临的一系列潜在威胁保持警惕,并极为重视国家安全。”

但英国高官也表示措施要巧妙,担心会在中美有消极作用的较量中受到影响。一定要在特朗普政府和中国之间选边选的话英国一定会选择美国,但更希望不用做这样的选择。

汉尼根说:“我们不确定中国的崛起究竟是威胁还是机遇。事实上二者都有,应对中国的崛起并非易事。”

许多美国官员认为如今应对这一挑战已是至关重要,但也有人担心中国可能已经取得了足够的经济发展,能够保证其在全球的影响力。

虽然打击行动正在进行,但也有人私下担心,可能已经来不及阻止中国的计划了。






中共国安部间谍被捕。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