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 女医生饿停了月经



2017-10-24 22:00:58 作者: 看中国

《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这本书刚一出版,就迅速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我用两天的时间,读完了这本书,和全世界的读者一样,我被这本书中所描写的事实深深地震撼了。这种震撼是如此地强烈,以至于我即使在阅读本书之前,已经做过;;;;“真实的情况应该很糟糕;;;;”的心理建设,但书页每翻动一次,我的心里就接受一次猛烈的撞击:真实的情况竟然有那么糟糕。

(一)
难得的是,她最终还是逃了出来,没有淹死在冰冷的江水中。
虽然大地上的冰雪已经逐渐消融,但是,早春的图们江依然冰冷刺骨,江面上依然结冰,但这冰似乎冻的犹犹豫豫,随时可能裂开。

越江时,她提前准备了一块重石,在冰封的江面上每隔几米将石头扔出去,以测试冰层的厚度。但是,在图们江的中心位置,冰层破裂,她最终还是掉进了冰冷的江水中,她没有退路,要么继续爬,要么死。虽然继续爬有可能也被冻死在江中,但也有可能逃脱升天。

她很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在这个国家性质有多么严重:;;;;“叛逃;;;;”,是的,至少官方的说法是这样,而这个国家对;;;;“叛逃者;;;;”从不手软。

;;;;“叛逃;;;;”的想法并不是突然间在她脑子里生长出来的。实际上,她曾经是一名虔诚的爱国者,她曾发自肺腑地感谢自己的国家,曾立誓要用生命来报答自己的国家。面对西方记者的录音笔,她这样说道:如果党需要我献出生命,我就会毫不犹豫。我是如此的爱着我的祖国!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叛逃;;;;”,曾经,她非常瞧不起这些人,她认为这些人;;;;“意志不坚强,且背叛祖国;;;;”。
即使有一天她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名字,竟然在组织;;;;“特别监视;;;;”的名单中,她也没想过要;;;;“叛逃;;;;”。虽然,每日生活在秘密警察的监视之中,让她感觉特别愤怒!

她姓金,职业是一名医生,当然,她供职的医院早已发不出工资。
一切的改变都是从吃不上饭开始的,医院里已经没有医生在看病了——反正也没有工资。她的同事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准备午餐、准备晚餐,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因为他们需要前往山里面,寻找可以吃的野菜。

金医生只有三十岁出头,但她的乳房干瘪,甚至连月经也停了,她是一名医生,她知道自己没病,一切可怕的症状都是源自于饥饿,连绵而绝望的饥饿。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自己的老朋友,她们是高中时期的同学。两个人礼貌地寒暄了几句话后,金医生问了问朋友的家庭情况。对方告诉她,自己的丈夫和两岁的孩子三天前刚刚饿死了。金医生的同学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一丝表情也没有,仿佛在诉说陌生人的故事。

金医生试图安慰自己的高中同学,结果,换来了这样的回应:
;;;;“哦,我现在好多了。要喂的嘴少了。;;;;”
朋友的麻木和遭遇令金医生感到恐慌,人生第一次,她对自己曾经引以为豪的祖国产生了怀疑,人生第一次,她想到了,逃跑!
当金医生在冰冷的图们江中,挣扎着爬上岸的时候,她下半身已经冻的完全失去了知觉,裤子甚至已经被冻硬了。但好在她没有失去意识,她清楚自己必须继续向前爬,因为只要她一休息,就会被冻死。

她最终爬到了一个村落中,推开一扇没有上锁的铁门,金医生朝这个陌生的国度张望,她看到一个小金属碗里面装着一些吃的。凑近一看,碗里装着的是一碗白米饭,饭里竟然还混着一些肉——金医生已经记不得自己上一次看见白米饭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她想不明白,这样一碗可贵的白米饭为什么要放在地上。直到她听见狗叫的时候,她一切都明白了!

就在此前,她依然愿意相信自己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只不过是暂时遇到了一些困难),就在此前,她依然相信她珍爱一生的信仰是正确的,就在推开这扇门之前,她也曾希望中国的农村会和北朝鲜一样的穷。

但门开了,地上的狗食让她面对了一个不能否认,但又饱含巨大痛苦的事实:
中国的狗吃的都比北朝鲜的医生好!

(二)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它被记录在《洛杉矶时报》驻汉城记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所撰写的一本书之中。这是世界上少有的,记录真实朝鲜民众生活的一本书,因为朝鲜政府对进入朝鲜的外国人实行全面的监控,在这本书出版前,朝鲜底层民众的真实生活,并不被世界所了解。芭芭拉・德米克采访了60多位;;;;“脱北者;;;;”,也就是朝鲜当局所谓的;;;;“叛逃者;;;;”,将他们的经历写成了此书,书名叫:《我们最幸福》

长期以来,我都对朝鲜普通民众的真实生活很感兴趣,但是寻遍互联网,我们所能看见的朝鲜,似乎都在以一种很刻意的方式,向外界展示这个国家美好的一面,在这些照片中,我们看不见饥荒,看不见贫苦,看不见面黄肌瘦和疾苦挣扎——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照片中,朝鲜民众吃的不错,穿着虽然朴素但很干净,社会上的一切井然有序,孩子们可以接受教育,甚至学校的设施也不算太糟糕,大学里,甚至也有计算机可以连接互联网,虽然操作系统依然是老旧的windows98……

芭芭拉・德米克和我有着一样的困惑,显然,大家心照不宣的是:真实的朝鲜被刻意隐藏了起来。

因为记者身份的便利,芭芭拉・德米克曾数十次前往朝鲜采访,但是她深知自己的所到之处,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朝鲜:所有访问朝鲜的外国人都会被指派一个严厉的;;;;“看管;;;;”,这名看管的工作就是阻止外国人接触一切未经批准的交谈和参观,所有参观和走访的地点都是经过精心粉饰和挑选的,所有接触的朝鲜民众都是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的。甚至驻平壤的外国援助机构的官员,没有陪同也不允许独自深入朝鲜的乡村。

在芭芭拉・德米克以西方记者探访朝鲜时,迎接她的是华丽的演出,幸福的笑脸,可以接入因特网的新闻中心,以及豪华的晚宴,菜品有三文鱼、烤蟹、蒸羊肉,甚至还有维也纳风味的巧克力蛋糕,一切都闪耀着文明的光芒。

但是,当他们这些西方记者离开,这束文明的光就随之熄灭。当她离开后,她打电话给联合国粮食计划署驻平壤的代表,Jean-Pierre de Margerie,这名代表告诉她:

;;;;“你们刚一走,所有又回归了黑暗。;;;;”
世界必须感谢芭芭拉・德米克,她用自己的眼睛和笔记录下了一个真实的朝鲜,正如她自己所言:一旦你离开平壤,真实的北朝鲜就出现了。

《我们最幸福》这本书刚一出版,就迅速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我用两天的时间,读完了这本书,和全世界的读者一样,我被这本书中所描写的事实深深地震撼了。这种震撼是如此地强烈,以至于我即使在阅读本书之前,已经做过;;;;“真实的情况应该很糟糕;;;;”的心理建设,但书页每翻动一次,我的心里就接受一次猛烈的撞击:真实的情况竟然有那么糟糕。

以至于曾经有人质疑芭芭拉这本书所描绘的真实性,面对这种;;;;“世界怎会如此荒诞;;;;”的质疑声,她这样回应:有些故事,你想编都编不出来。

芭芭拉・德米克在接受中国一家主流媒体的采访时说到:
;;;;“我不只想写朝鲜的死,还想写它的生。我想告诉读者,朝鲜人不是你刻板印象里的阅兵式上的机器人,而是一个个真实的人,他们也会笑,也会哭,所以当然也会彼此相爱;;;;。”

(三)
大多数人认识;;;;“真实;;;;”的朝鲜,都是从美国宇航局的一张卫星照片开始的,这张照片曾在全世界的互联网上,被人们惊诧地传播。

照片上,夜晚的中国东北和韩国,灯火通明,这被誉为文明和繁荣的象征,但是朝鲜半岛北部却诡异地呈现出一片浩大的黑暗,暗的就像无人区一样,然而,全世界都知道,那里并非无人区,而是生活着超过2300万人民的朝鲜,在这片土地上,文明之光似乎被人;;;;“熄灭;;;;”了。

翻开《我们最幸福》,展示给世人的,是一副残酷而浩大的画卷:
在这里,一切与资本主义有所关联的事物都被禁止,牛仔裤、英文服饰、西方书籍和电影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连长发都不允许留,男人的头发只要超过5厘米,就有可能被逮捕。

在这里,玉米是主食,而且还在玉米里掺入玉米叶、玉米壳、玉米茎与玉米芯使得粮食显得更多一些。因为长期以来食物只有玉米,很多人患了一个怪病,病人的脖颈和眼睛周围长出了一种闪闪发亮的疹子,人就像戴了眼镜一样,所以这种病被称为;;;;“眼睛病;;;;”,这实际上是由于食物过于单一而缺乏烟碱酸所引起。
在这里,婴儿普遍骨瘦如柴,他们的母亲大多数营养不良,根本无法分泌足够的乳汁。在这里,普通民众根本不知道有婴儿配方奶粉这么一种东西,就连牛奶都很罕见,母亲们只能用稀粥来喂她们的孩子。

在这里,有号称;;;;“全面的全民免费医疗服务;;;;”,但是医院的情况糟糕的令人震惊,一个细微而荒唐的事实是,如果病人需要输液,他需要自己带一个啤酒瓶来吊点滴。

在这里,政府鼓励民众做告密者,因此你的一举一动都被身边人所监视着,经常有人无缘无故消失,就连尸体都找不到。很多父母被抓走,告密者竟然是他们自己的孩子,在这里,媒体经常表扬那些勇敢地揭发自己父母;;;;“罪行;;;;”的孩子,赞誉他们是;;;;“勇敢的小英雄;;;;”。

在这里,绝大多数女性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卫生巾,月经期间,几乎每个女孩都要准备几块布,这些布并不是一次性使用的,下学或停工时,女孩子们要每天洗自己用过的卫生布,以便下个月可以继续用。

在这里,死亡人数从来都是一个模糊的数字,即使在今天,世界也不清楚这片土地曾经饿死过多少人,据称有多达六十万至两百万的北朝鲜人死于饥饿或者由饥饿引发的病症,这几乎是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但真实的数字实在难以统计。
在这里,经常有传闻说,有人偷偷将死人的尸体挖出来吃掉,甚至有人杀死自己的孩子和配偶,只为吃一顿饱饭。这里根本看不到宠物,首先是没有粮食养,而且,宠物一定会被邻居偷走吃掉。

在这里,人们对死亡的态度简直是麻木,书中有一位宋女士,她在饥荒中先后失去了婆婆、丈夫和儿子,在宋女士的丈夫死后,宋女士试图挽救得了肺炎的儿子,但当她发现一支青霉素的价格可以买一公斤玉米后,这位母亲,选择了玉米。

在这里,孩子们从小就开始接受仇恨教育,这是一道小学生的数学题:;;;;“3名朝鲜士兵杀了30名美军士兵。如果每个朝鲜士兵杀的一样多,他们各杀了几名美军士兵?;;;;”是的,在这里,绝大多数民众都对美国充满了仇恨,因为当局宣称,是美国杂种让这个美丽的国家陷入艰难的。

在这里,人们也痛恨中国,虽然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是他们最大的无偿援助国,但似乎大部分普通民众并不清楚这一点。他们对中国的仇恨程度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他们说中国是修正主义,在大部分民众心中,中国人的生活比他们更惨,他们坚信中国人几乎全部处于忍饥挨饿之中,除此之外,中国还被描述成一个遍地是强奸犯和杀人犯的地方,而且充斥着器官买卖,所以很多朝鲜女性对中国充满恐惧。

在这里,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没有一切现代科技和家用电器,大部分人根本没有听过微波炉这样一种电器。在书中,一位脱北者逃到韩国,她一度被一种负罪感所笼罩,但韩国房东每天早晨电饭锅自动跳闸的声音,都打消了她返回朝鲜的念头——她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高级的东西,可以自己把米饭蒸好,而且自动跳闸。

在这里,最流行的歌叫《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几乎每一个朝鲜人都会唱,这首歌的歌词是这么写的:
我们的父亲,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我们的家在党的怀抱里。我们亲如手足,即使火海逼近,甜蜜的孩子不要害怕,我们的父亲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
如今,这首歌依然在彼岸传唱。



在这里,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没有一切现代科技和家用电器,大部分人根本没有听过微波炉这样一种电器。在书中,一位脱北者逃到韩国,她一度被一种负罪感所笼罩,但韩国房东每天早晨电饭锅自动跳闸的声音,都打消了她返回朝鲜的念头——她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高级的东西,可以自己把米饭蒸好,而且自动跳闸。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