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四章 国民主权与军队国家化(下)



2017-01-23 19:36:23

2011年6月,时任中国国防部长的梁光烈先生,在新加坡被问到,什么是解放军应该保卫的核心利益。他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说,首先是社会主义制度,其次才是国家领土完整。人们在对梁光烈先生的直白感到惊讶的同时,也应该对他的坦率表示感谢,因为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向公众承认这一可悲的事实:所谓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实际上只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卫军。

在中国国民党篡夺国民主权,实行一党专制的时候,中国共产 党为带领人们推翻这种专制统治,因而组建必要的军事力量,这完全是情有可原的。如果共产党在打败国民党之后,能够及时还政于民,并实行军队的国家化,那么它将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解放者,它曾领导的军队也将是名副其实的人民解放军。但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推翻中国国民党的专制统治,只是为了建立更彻底的专制统治, 它所领导的军队也成了比国军更纯粹的党卫军。

在取得政权之后,中国共产党一直拒不实行军队国家化,但在夺取政权之前,它却是军队国家化最有力的主张者。比如,毛泽东在1946年就曾说过:“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和废止私人拥有军队,而这两件事的共同前提就是国家民主化。”周恩来也曾表示,如果没有军队国家化,各种政治力量凡事都要用拳头、用枪炮来商量,军队就会成为一种反人民的武装集团,一种披着国家外衣的政治土匪。

中国共产党在夺得政权之前,为了争取国民的支持,主张的是军队国家化这一文明和民主政治的原则;在夺得政权之后,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实行的却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一野蛮和专制政治的信条。它在这两个不同时期的两幅不同面孔,本身就表明军队国家化才是符合民主原则的正当做法,因为一个政党在尚未取得政权时,为了得到更多国民的政治支持,总是会提出更加符合国民意愿和国家利益的政治主张。

就事物的本性而言,在任何一个国家,军队都是由这样一群人组成的,他们必须在自己的同胞和外国人之间,作出最明显和最深刻的区别。因为,和其他国民不同,军人随时都有可能被召集起来,参加一场针对外国人的生死搏斗,而他们搏斗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同胞。军人对外国人的无情,正是出于对同胞的忠诚。但执政党要求军队奉行政党化原则,则是在摧毁军队对同胞的忠诚,因而是在扭曲军队的本性,践踏军队的荣誉。

当军队必须把维护执政党对其他国民的统治,看作是自己的首要使命时,那就意味着在执政党和其他国民发生政治冲突时,军队必须站在执政党一边。但其他国民却是组成军队的那些将士的父母、兄弟和姐妹。因此,一个拒绝军队国家化,并要求军队必须保卫自身政权的政党,实际上是等于向本国的军人宣告:“你们存在的主要作用,是确保我对你们父母、兄弟和姐妹的统治,如果你们的父母、兄弟和姐妹胆敢不服从我的统治,你们必须将子弹射进他们的胸膛,用坦克碾过他们的身躯,以便我可以永远统治他们。”

可以说,一支奉行政党化原则的军队,甚至比一支雇佣军还要可恶。雇佣军在为某个政治势力服务时,镇压的多是别国的人民,而奉行政党化原则的军队,却必须蹂躏自己的亲人。如此可见,一个为了维护自己的专制统治,而要求军队把枪口对准自己同胞的政党,是多么的残暴和邪恶!

在中国,那些反对军队国家化的人,似乎总在不断强调军队的荣誉,但不知他们是否真的相信,积极参与国内政治斗争真能为军队赢得荣誉。苏联红军的缔造者托洛茨基在国内战争中大显身手,朱可夫元帅则在抗击德军侵略时屡建战功,而今天的俄罗斯人民难道不是认为,朱可夫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吗?那些在抗击日寇的战争中浴血奋战的人,永远都将作为民族英雄被中国人民所铭记,但国共内战中的血肉横飞,却只会让中国人为之惋惜。从人类历史来看,内战所造就的主要是悲剧,而不是功勋。
对于那些反对军队国家化的人,最有力的驳斥,就是首先指出他们的主张所包含的结论,然后再看看他们的表现是否合乎这一结论。如果对于中国的军队来说,政党化是比国家化更正确的原则,或者说保卫社会主义制度,是比保卫国家领土完整更神圣的使命,那么解放军在1989年对“六•四运动”的镇压,就应该是一桩比抵抗日军侵略更光荣的战绩。但是,人们为什么只看到解放军整天都在渲染自己的抗日战绩,却从来不敢承认自己对“六•四运动”的镇压行动?那些曾在天安门广场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的人,为什么要如此处心积虑地掩盖自己的荣誉呢?

实际上,人们难免要怀疑,那些曾参与镇压“六•四运动”的军人,内心是否真的产生过一丝一毫的荣誉感,因为人们至今都不曾看到,有谁愿意公开承认自己参与过这一镇压行动。相反,那些曾经极力主张镇压的人,倒是在竞相撇清自己的责任。由此可见,甚至是那些手上沾有人民鲜血的人,内心也完全明白:军队赢得荣誉的唯一途径,是在战场上击败敌国的军队,而不是在国内政治中甘当专制统治者的打手,并时刻准备把坦克开入本国首都的广场。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