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在高墙与鸡蛋之间--2016年香港鱼蛋革命的思考(一)



2016-02-09 15:41:26 作者: 唐柏橋

大年初一是中国传统最重要的节日。但就在这充满喜庆的一天,香港却爆发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警民冲突,数以万计的市民对暴力执法的恶警发出了怒吼。有人称之为“鱼蛋革命”。香港人第一次捡起地上的石头扔向全副武装的恶警。用一位香港活跃民运领袖的话说就是,“我们是第一次还手”。香港人怒了!身为一位老民运战士,我为他们的第一次叫好!这意味着香港乃至整个中国从此拉开了民主革命的序幕。

然而,就在这种历史关键时刻,某些香港民主派大佬又一次充当当局的打手。他们争先恐后地发表声明,谴责向恶警扔石头的市民,说他们是“暴民”。他们绝口不提恶警使用铁棍追打毫无还击之力的市民和记者,甚至将记者受伤的责任推给抗议民众。如此颠倒黑白,真是岂有此理!虽然我不在现场,但是透过网络上即时传送的大量现场视频,可以非常真切地感受到当时民众的愤怒情绪。这种万人涌动的火爆场面是任何人能挑动得起来的吗?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有港共政权长期来的胡作非为,没有中共变本加厉地打压香港的自由空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冒着生命危险的市民赤手空拳挑战全副武装的当局?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扪心自问:如果你没有出离愤怒,任何人能煽动你去冒生命危险吗?

不去谴责当局的肆意妄为,对民众施暴,却反复谴责敢于反抗暴政的勇士。这需要多么无耻才能做到呀!尤其是那些自诩民主派领袖的人,面对民众的反抗,不仅不给予支持和鼓励,不仅不谴责当局的镇压,反而站在当局的立场,叫嚣要法办这些抗击暴政的勇士。当民主革命成功后,当暴政被推翻后,他们会遭到所有的国人唾弃,他们的可耻行径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人民有权武装反抗,这是美国独立宣言的最高价值。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者们坚信,“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来恢复自身的权益。” 当人民奋起反抗的时候,就足以证明这个政权已经“把人民置于绝对专制统治之下”,因此, “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美国人拥有枪支的权利就是源于这一精神。只准当局镇压民众,不准民众自卫反抗?这世界上没有这个道理!综观近代世界各国的民主革命,抗议民众都很难避免与当局发生某种程度的武力冲突。远的不说,就举最近的几个例子吧:

2011年埃及革命爆发,当局下令警察对民众施暴,结果开罗百分之七十以上警局被愤怒的抗议民众放火焚烧,最后独裁者穆巴拉克被送上了审判台;

同年利比亚革命爆发,和平抗议的民众遭到武力镇压,于是武装起来进行抵抗,最后用武力推翻暴政,击毙暴君卡扎菲;

2014年乌克兰革命爆发,当局禁止和平抗议,民众挑战当局的禁令,继续走上街头,结果逐渐升级为武力对抗,最后抗议民众攻进总统府,赶跑了独裁者亚努科维奇;

叙利亚人为了推翻暴政,从2011年就开始武装反抗,至今已有超过十万勇士献出了生命。但是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反抗,甚至拒绝跟暴政当局谈判。可以预料,大独裁者阿萨德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从以上几个例子可以看出,当民主革命爆发后,导致对抗升级的永远是当局而非抗议民众。现代社会民众手无寸铁,而当局武装到牙齿。这样的实力悬殊注定了抗议民众不会首先使用武力。因此,当出现大规模的暴力冲突时,几乎都是因为当局首先对民众施暴。这次事件也是香港警方首先使用暴力对付和平抗议的民众,才招致大规模的反抗。更重要的是,自从香港被中共接管后,这个以文明着称的东方明珠逐渐演变成了一个充满暴力的罪恶城市。香港人从来没变,唯一变了的是香港政府--从遵守法制的港英政府变成了无法无天的港共政府!香港人每年“六四”举行大型烛光晚会,已历时26年;每年“七一”举行大游行,也已历时10余年;直到前年的占中运动。所有的抗议活动都非常和平,没有任何暴力行为,甚至打不还手。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共当局和香港傀儡政权仍然拒绝还政于民,实行普选。更可怕的是,香港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丝毫改善,反而大规模倒退。香港警察对付和平抗议的民众的手法,也从使用人墙维持秩序,到喷辣椒水,到施放催泪弹,到动用黑社会施暴,到直接将枪口对准抗议民众,暴力一步步升级。造成这一局面的部分原因就是民众对当局暴行的一再姑息。因此在强权统治下,所有有良知的人面对官民冲突时,首先应该谴责的是镇压的当局,而不是反抗的民众。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有句名言,“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 他当时在耶路撒冷文学奖上的致辞其实还有后面两句:“无论高墙是多么地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须面对一堵名为‘体制’的高墙。体制照理应该保护我们,但有时它却残杀我们,或迫使我们冷酷、有效率、系统化地残杀别人。” 今天香港的警察就面临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他们被迫向自己的同胞施暴。因此,今天香港抗议民众争取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人权,而是全体香港人的人权,也包括香港警察拒绝接受对民众施暴的指令的权利。日本能出现如此优秀的国民,怎么可能不强大?跟这些站在人类文明顶峰的人相比,那些谴责抗暴勇士的香港民主派人士就显得太丑陋不堪了。

其实,很多大道理我们已经讲过很多遍了。我相信那些选择站在高墙一边的人也早就明白这些道理。而且他们也看到了沸腾的民意和民众反抗暴政的决心。可是他们为什么要一再逆历史潮流而动呢?我斗胆以人性之恶来揣度一下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他们一方面以民主派自居,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以此获得大多数向往民主的香港民众的支持和选票;另一方面又是这个不伦不类的政治制度的受益者,他们因为其民主派领袖的角色成为了地位尊贵的立法会议员。因此他们必须不停地扮演反对专制政权的角色,同时又不能失去他们现有的既得利益。他们希望人们每天关注他们表演的民主秀,以获得持续的民意支持和选票,但是又不希望与当局擦枪走火,伤及自身。于是,他们既扮演纵火的角色,又扮演灭火的角色,一会儿鼓动市民上街,一会儿呼吁民众撤退。于是,在他们主导下的民主运动永远不会取得成功,而他们本人和他们“反对”的中共却成了永远的赢家,唯一的输家是渴望民主的香港市民。于是,一个畸形的香港反对派就这样炼成了。我知道我对他们的抨击有点火力过猛,但是我如果现在不大力喝止他们,中国民主革命成功后,他们的处境会更加悲惨。前年乌克兰橙色革命爆发后,也有少数几个当时的民主派领袖公开抨击攻打总统府的人是暴民。后来独裁者被赶跑了,他们也从此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归根结底一句话:过往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中国非经一场民主革命不可能实现民主。香港民主派的大佬们,你们做好了迎接民主革命的到来的准备没有?如果还没有,那么就请你们自觉地将你们头上的所谓民主派领袖的光环摘下来吧!中国未来的民主派领袖将是推动并领导中国民主革命的战士,而不是阻挠中国民主革命的懦夫!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