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为共党偷情报 被中共处死 跳水冠军悲惨遭遇



2018-01-23 19:35:13

近日,中国跳水队名将王克楠惨遭车祸去世的消息,再次被陆媒提起。据报导,王克楠死后慰问金被克扣,家属遭威胁。评论指,王克楠事件,再次提醒人们为中共卖命很傻很天真。

此外,曾任天津市文协编辑部主任的诗人阿垅替中共潜伏到国民党军队里偷取情报等,只因他是毛泽东亲自授意必须打倒的对象,1955年5月28日被逮捕入狱,后死在监狱。

王克楠的悲惨遭遇
1月20日,陆媒报导称,王克楠于1980年出生于河北,从7岁时开始接触跳水,19岁入选中国跳水队。2001年,王克楠斩获世界游泳锦标赛男子3米板双人冠军。

2002年,王克楠获得釜山亚运会跳水男子双人跳板冠军,此后他又多次拿到世界冠军;2004年王克楠先是在跳水世界杯上摘下3米板双人冠军,并成功挺进雅典奥运会,眼看就要收获第一枚奥运金牌了,但他却在最后一轮动作中出现重大失误,得到0分。之后,奥运会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最终他选择低调退役。

退役之后的王克楠后来成为跳水比赛的裁判。2011年,王克楠和妻子赵臻步入婚姻的殿堂,他们在婚后育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不幸,2013年10月7日,据河北跳水队队员张皓的微博透露,王克楠参与天津东亚运动会当裁判,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年仅33岁。王的孩子刚出生还没叫他一声爸爸。

事故发生后,另一方驾驶员弃车逃逸,后肇事逃逸嫌疑人投案。
事发后,香港大公网曝出的王克楠身后事,更让人慨叹。报导称,仅仅4天时间,在没有与肇事司机见面,并且没有谈妥赔偿的情况下,王家就被迫仓促地举行了葬礼并且进行尸体火化。

天津东亚运组委会给予的100万元慰问金,被王克楠所在的河北跳水队克扣,并威胁其家人赶紧签字,不然,就对外宣称其系出外找小姐出的车祸。

万般无奈的家属只好同意,昔日冠军就这样匆匆被火化,留给家人和亲友的是无尽的痛苦和惋惜。

替中共偷情报的阿垅也被中共杀害
1965年2月,阿垅以“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分子”、“国民党特务分子”、“反动军官”三重身份被监禁10年之后,又被押上天津市中级法院“受审”,法官宣读了早已准备好的判决书,判决书历数阿垅的“反革命罪行”后,判处他有期徒刑12年。
阿垅,原名陈守梅,又名陈亦门,浙江杭州人,中国著名文艺理论家、诗人,黄埔军校第十期毕业生。参加过淞沪抗战,1939年,到延安,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在重庆国民党陆军大学学习,毕业后任战术教官。中共夺取政权后,任天津市文协编辑部主任。

1965年6月23日,审判结束4个月后,阿垅给审判员写了一封信,谈了他最后的想法。信中写道:

“首先,从根本上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全然是人为的、虚构的、捏造的!所发布的‘材料’,不仅实质上是不真实的,而且还恰好混淆、颠倒了是非黑白,真是骇人听闻的。”

“从1938年以来,我追求党,热爱党,内心洁净而单纯,做梦也想不到会发生如此不祥的‘案件’。当然,我也从大处着眼,看光明处。但这件‘案件’始终黑影似的存在。”

1967年3月15日,阿垅死在狱中,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1938年7月,胡风与阿垅在武汉认识,经胡风介绍,认识吴奚如(周恩来的政治秘书之一)。吴奚如介绍他到延安去学习,并计划让他在学习之后回到国民党部队,从事情报工作和统战工作。

1941年,阿垅奉命到重庆“潜伏”。经黄埔同学介绍,他进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任少校参谋。后又考入陆军大学,毕业后任战术教官。他为共产党提供了大量情报。

1947年,阿垅从旧同事那里,获知了国民党对沂蒙山区的作战计划,连夜跑到上海通知胡风,胡风将情报转给地下党的负责人廖梦醒。当年5月,孟良固战役,国民党74师全军覆没。

1948年夏,阿垅化名进入国民党陆军大学研究院12期任中校研究员,后任国民党参谋学校中校、上校战术教官,即使被监控,他仍然通过胡风和罗飞继续向中共地下党提供情报。

尽管上述事实在“胡风反革命集团案”调查初期就已查明,证人证言全都有,但是,他还是被打成了“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为什么?只因为他是毛泽东亲自授意必须打倒的对象。

阿垅被捕时,他的儿子陈沛只有10岁。面对铺天盖地的批判,他曾相信父亲是“反革命分子”、“国民党特务”,拒绝去监狱探望。

为中共卖命很傻很天真
时政评论员杨宁说,其实,卸磨杀驴是中共惯有的做法。在体育界,前有文革中不堪受辱自杀的首个乒乓球世界冠军容国团、国家队主教练傅其芳、北京队主教练姜永宁,后有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摆地摊、全国女子举重冠军邹春兰当搓澡工、大运会男子体操冠军张尚武街上乞讨、亚运会男子无差别举重冠军才力看大门……

这些运动员们为打着国家名义的中共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但或者死于政治的混乱年月,或者退役后因没有一技之长,生活没有着落,而究其根本原因都在于中共的体制。因为刨除政治因素,中共畸形、残酷、只追求奖牌的体育制度培养出来的运动员,除了少数可以名利双收外,很多人的命运都十分可怜。
其实又何止是体育界。为中共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无论什么行业,无论级别多高,一旦需要打倒,马上受到的就是冷酷无情的对待。从中共建政至今,在各种运动中,中共党员、包括中共官员自杀或被迫害致死的人数数不胜数,就足以讲明这一点。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