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邓小平家族 第二代盗卖国资换钱 第三代空手骗钱



2018-06-17 18:20:36 作者: 自由亚洲电台

中共权贵家族邓家,邓林和妹妹邓榕之间是否仍然长期存在“政治分歧“,她们各自的丈夫在身体力行她们父亲”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伟大号召问题上绝对是步调一致!

邓榕的丈夫贺平说起来是邓家后代第一个涉足商界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海外知名度最高的中共专门对外从事军火生意的保利公司正式以中信公司子公司名义对外挂牌之初,才从美国回国不久的贺平即开始以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副部长身份兼任该公司副职,王震的长公子王军则中国投资信托总公司副总经理名义兼任该公司总经理。当时邓、王、杨三家的长辈还没有在政治上闹分裂,所以杨尚昆的女婿王小朝也被延揽进去,与贺平同任副总经理。先后在该公司担任要职的太子党成员还有姬鹏飞儿子姬军、叶剑英儿子叶选廉等。

在涉足商界,身体力行岳父大人“先富起来”政策之前,这位贺姓驸马爷和邓家三公主邓榕也是邓小平“对外开放”政策,特别是对美开放政策的首批受益者。

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已经是工农兵学员的邓榕随即从江西医学院转到北京医学院就读,虽然其间邓小平又一次落难,但时间并不长。一九七七年,邓榕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解放军总政治部工作。

七九年,邓榕加入中共。同年中美建交,她和丈夫贺平便被派往中共驻美大使馆,邓榕任三等秘书,主管侨务,贺平任武官助理。当时,邓榕改名为萧榕。

自邓家开此先例后,中共高干子女中曾掀起过一阵“驻外热”,当时,市场经济还没有在大陆兴起,大陆驻外的各种公司还不象如今这样时兴,所以如陈毅、陈庚、薄一波、余秋里等一批中共元老的子女中,都有派到中共驻外使馆工作的。而这些人因为出国前大都没有过外事工作的阅历,所以一般都喜欢以武官、武官助理身份驻外。

当然,这些中共元老的子女在选择派驻国家时,也很自然地根据其父亲的地位和权势排座次,邓小平是对外开放的“总设计师”,所以他的子女自然挑选世界第一经济、政治、军事大国。而其他元老们的子女如果也想到捞到驻美使馆的美差,则是非常知趣地排在邓家子女之后。

邓榕与贺平只有一个女儿,小名羊羊。一九八一年年中,在美国怀孕的邓榕在丈夫的贺平的陪伴下回到北京生下这个女儿。她就是日后回到美国读完私立高中又在美国完成波士顿韦斯利女子学院大学学业的邓卓玥。

邓榕当年在美国当中共政权的第一代驻美外交官时,她的弟弟邓质方也随之成为中共政权对外开放以后的首批官费赴美留学生。至于为什么邓榕在美国怀孕为什么一定要回国生产,弟媳怀孕后却会留在美国硬是把邓小平唯一的孙子弄成了美国国籍,背后还有一段故事。

实话实说,当年的邓家是百分之百的中国第一家庭,对美国国籍真的不是那么感兴趣。具体到邓榕,据说她在华盛顿怀孕的消息传回中国后,外交部向邓家及时汇报了驻外人员外派期间怀孕后,按政策是可以直接在驻在国生产的,所需医疗费用由使馆公费支出,实报实销,意思是花多少都会全部公款报销。外交部还特别解释了驻非洲等落后国家的女馆员如果怀孕,因为那里的医疗条件不好,一般建议回国生产,但美国医疗条件比国内好得多,所以外交部建议邓榕留在美国生产,但被邓家拒绝,理由是邓小平的后代在美国生孩子 “国际影响不好”。

八十年代初北大毕业后在中国中国科学院短期工作了一段时间的邓质方到了美国纽约州罗彻斯特大学,攻读物理学,导师是著名量子光学理论家高孚教授。不久他的妻子刘小元也到了美国。当时曾在北京受到邓小平接见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李政道博士在自家招待过邓质方。

邓质方获得博士学位后,因为等待妻子毕业(刘小元在同校攻读生物物理博士),便在IBM等大公司任职两年。这段期间爆发的一条被广为流传的新闻是,一九八六年十月十七日,刘小元在美国为他生了一个男孩。此前,邓质方原计划暑假送妻子回北京生的,后来,经医生检查,说那样很危险,不如在美国生安全。

依照美国的法律,这男孩生在美国国土上就可以是美国公民,所以海外对此多有议论。当时,中国大陆上甚至盛传此事是美国政府从中捣鬼,买通了医生吓唬邓质方夫妇,警告他们产妇长时间乘飞机有多么多么大的危险,目的就是要让邓小平有一个的孙子成为美国国籍。

孩子顺利产下后,邓质方赶快给家里打了长途电话,喜气洋洋地告诉家里母子平安。接着,不知是邓小平的旨意还是邓质方夫妇确实没有精力自己带孩子,中共驻美大使馆接到指令,要求他们找政治及各方面都非常可靠的回国人员帮邓质方将孩子带回北京。据说驻美大使馆官员接旨后丝毫不敢怠慢,知道邓小平这唯一的龙孙如有闪失该当何罪,於是哪里敢随便找一个普通回国人员,只能在大使馆里选派一个政治上非常可靠,平日在生活习惯上又非常细致的工作人员担此重任。

结果,这位有幸给邓家龙孙护驾回京的大使馆工作人员在飞机上硬是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将龙孙放在睡袋里平安交给前往接机的邓朴方后,长舒了一口气说:“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邓朴方亲自给弟弟的孩子接机,邓府上下则全部守候在客厅里等候。有民间文学描述说:当孩子送到邓小平怀里时,邓小平乐得眼睛眯成两条细缝,一边端详一边称道:“谁说我的孙子是美国公民?他回到中国就是中国公民。”也可能因为邓小平只得了这一个孙子,所以取乳名“小弟”。

邓质方一九八八年回到北京后,刘小元曾又回到美国的母校进修了一段时间,所以他们的孩子很长一段时间里同邓朴方的感情远比同与邓质方夫妇的感情深。而邓小平更是将他这唯一的孙子视若掌上明珠,仅从中共公开发布的有关邓小平的生活照即可看出,邓质方的这个孩子在襁褓中就跟着邓小平巡幸各地,无论在北戴河的避暑圣地,还是在深圳的现代大观园,摄影师都为这祖孙二人留下了生动的亲情照。在邓榕的笔下,她每天早上到父亲房间问安时,似乎都要带上小弟,而不是包括她自己的女儿在内的另外几个外孙辈。

一九九四年,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曾赶在邓小平九十大寿之机发表一幅照片,画面上邓小平含饴弄孙,满目慈祥,小弟则开怀大笑,无忧无虑。而照片下面注明的日期是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也就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的那一天。为此,当时的海外舆论或就此事对邓小平大加抨击,或认为杨绍明是故意发表这幅有特定时间意义的照片给邓小平难堪,以报邓小平抛弃杨家将之仇。

这位杨绍明自己对外透露说,曾经不但可以随意出入中南海,甚至可以跟随父亲时常进入邓府任意拍摄的杨绍明在邓小平下决心抛弃杨家将的第二天即被人民大会堂警卫告之他的十四大会场特别出入证已经作废。

十四大结束后,邓小平前往会场接见新老政治局成员,杨尚昆居然凑到近前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找到。而这竟然是杨尚昆最后一次见到邓小平。此前十几天他杨尚昆还在邓小平家里一边观看邓小平和丁关根等人打桥牌,一边拍着邓小平孙子小弟的脑袋问他是不是已经学会陪爷爷打桥牌了?

多么冷酷无情的共产党政治!

随着邓小平对杨家兄弟的抛弃,虽然两家儿们的关系也立刻由亲密无间变成冷若冰霜。但杨尚昆女婿,当时被讥讽为“九千岁驸马”王小朝要求退出“万岁爷驸马”----邓小平二女婿贺平的军火公司时居然被“真情挽留”。

笔者数年前曾在本专栏发表《且看习近平如何发落“军火太子党”?》一文,去年则又发表了《不是习仲勋的儿女太好,而是因为邓小平的后代太坏》,告诉读者和听众,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是提到对高干子女们的评价时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中共高干子弟中有两种倾向,一种是认为生活中失去的太多,要尽情享乐来弥补;一种是认为时间耽误得太多,要加把劲学习、工作,不断完善、充实自我。

其实,持所谓弥补态度的中共高干子女们在他们的父辈重新得势之后的一贯表面岂止是尽情享乐,完全是在向国家,向社会大众疯狂无度地索取。邓小平活着的时候,他们不但在经济上进行疯狂索取,政治上也贪得无厌,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和他的丈夫贺平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随着邓小平等政治元老政治上的的去势和自然寿命的终结,以邓榕和她的丈夫贺平为代表的一整批以权易钱的太子党成员的经商活动由疯狂转为收敛,甚至由公开转为地下。而他们的下一代,特别是他们的女婿,也就是邓小平的孙驸马们的敛财手段更为直接,被中国老百姓讽刺为“邓家第二代盗卖国资换钱,第三代空手骗钱”,后续内容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