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中共官场整体糜烂 八成贪官有性病 “五毒”局长沉迷低级趣味



2019-02-03 18:08:25

中共官场整体糜烂日益曝光,贪腐高官有不少落马均因为情妇的问题。据报落马贪官中九成有婚外情。中国的情妇文化背后是政治不清明的官场所带动。不过引发情妇的占有者们不安的是,已落马贪官中被发现竟有八成患性病。

官场糜烂一个比一个厉害 官员九成有婚外情
综合陆媒2月1日报导,近年官场糜烂情况,透过反腐不断被曝光。
最新一例是中共甘肃省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和与其搞权色交易的前女副市长姜保红一个月内先后倒台,姜保红这个情妇是副市长级别,是火荣贵“床上培养的”。

再往前的例子就极惊人,比如网传中共财政部副部长张少春淫乱无度,情妇多达148人。

前保监会主席项俊波2017年4月9日落马,在“双开”通报中,当局批项俊波“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有媒体引述消息指,项俊波十分好色,经常在办公室与下属发生性关系。而且项特别喜欢人妻,在保监会、审计署、央行、农业银行工作的漂亮人妻,都跟他有过性关系,据悉他搭上的人妻多达123人。

华融曾经的掌门人赖小民早前被“双开”后,贪腐细节也随之曝光,除了3吨现金、3亿“孝金”,他被指还有情人超过百人,据说包括知名女星。
……
此前的贪淫“大老虎”就更多了: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一直到下边的小官们,几乎无官不淫。

据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捷玉说,“如果你有钱有势,一个年轻漂亮的情妇就成了终极身份象征”。

据《时代》杂志曾报导,在当今的中国,情妇俨然已经成为成功男性不可或缺的附属品。“不是每个中国男性都能找情妇,因为这需要钱。”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捷玉说,“然而,如果你有钱有势,一个年轻漂亮的情妇就成了终极身份象征。”

报导引述人民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2012年因腐败被抓的中共高官中,95%都有婚外情。这些官员的落马60%都与情妇有关。

报导还称,如今中共某些地方政府都会主办选美,连招聘秘书也要指定年龄和三围。

中共情妇文化如黑手党文化 官员们才是造成情妇经济的首要原因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特别关注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动的反腐运动之下的官场情妇和她们的官员情夫。从这可以窥见一些情妇文化的形成细节。

在谈到如何拿下这些腐败的高官们时,这篇发于习近平反腐之初的报导认为,有一个窍门可提供可靠的消息来源,这就是与那些高官反目了的情妇们。有些情妇甚至在社交媒体上羞辱她们的情夫官员,这些丑闻也一度成为国际头条新闻。

报导说,中国官员们的年轻情妇都是专业的,其中一些人因为她们做的事情甚至可以得到一笔非常可观的费用。

根据记者詹姆斯.帕尔默说,如果富商和政府官员们没有情妇,那么他们就不会得到尊重。

他说,就像刻画在电影《好家伙》里的黑手党文化:周六晚上属于妻子,但周五晚上属于情妇。

公共情妇丑闻的传出令中共官员颜面扫地,记者帕尔默说,一些在位的官员都试图将情妇文化看成是腐败的原因,而不是一种症状。

帕尔默说,鉴于政府的说法还没有完全站住了脚,公众也似乎明白,官员们才是造成情妇经济的首要原因。

帕尔默指出,中共打击卖淫一直专注于贫穷和破旧的红灯区,在街头工作的妓女,而不是针对在高级卡拉OK里的小姐或住在豪华公寓中的情妇。

落马贪官八成患性病对应官场问题严重
近年官场性病盛行,党官淫乱已经自尝苦果。但高级别的官员患上性病,往往是秘而不宣。

香港《争鸣》杂志2017年2月号披露,在秦城监狱、燕城监狱服刑的570多名地厅司局级或以上省部级高官,有460多名患性病接受治疗,包括副国级郭伯雄、令计划,省部级万庆良、苏树林、朱明国、周本顺等。患性病官员占在押者的八成。

另据海外中文网站披露,落马后未审先死的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长期患有性病。

2014年7月12日病亡的云南省副省长孔垂柱被指早于2009年就染上艾滋。港媒透露,孔垂柱、沈培平和云南省另一个现职高官有三个共同情人。当孔垂柱被查出感染艾滋病,他的情妇们因此要悄悄地去检查。并引发云南官场官员人人自危。

近日有陆媒报导称,江西樟树市前公安局长周晓明,可谓“五毒俱全”,并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当地纪委监委送给他一称号“沉迷低级趣味”的人。

陆媒报导指,周晓明为今年首个被批“沉迷低级趣味”的落马官员,今年58岁的他,曾在政法系统工作了32年,其中当了11年的公安局政委、局长。2016年8月,任樟树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两个月后任樟树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8年10月18日,周晓明落马。

日前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的消息称,樟树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周晓明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纪委监委发布的“双开”通报显示,周晓明可谓“五毒俱全”,并充当黑社会保护伞,还罕见被批“沉迷低级趣味”。

“双开”通报称,经查,周晓明参加赌博活动;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执法活动、工程承接、干部选拔任用等事项中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钱物,涉嫌受贿罪等。

早在2012年,周晓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特别谈到,要严打“毒赌色”等违法犯罪活动。

此前被纪检监察部门痛批“沉迷低级趣味”的人,是2018年8月23日被判刑3年的重庆市巴南区委网信办原主任王斌。

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称:王斌在其离婚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先后与4名女性交往,甚至同时与2名女性恋爱、同居。情绪失落时,靠酒精麻醉自己。与前来巴结自己的商人、老板称兄道弟。他还被指大搞封建迷信活动,沉迷于低级趣味。

近一年来,有多名公安局长涉黑被查,其中包括徐州沛县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曹为民涉黑被抓。据知情者透露,曹为民是被省纪委工作人员从沛县的会议室直接带离,带上头套、手部戴戒具。

山东省烟台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聂作坤被查。据消息人士透露,聂作坤因违规帮人办出国,牵连出来的贪腐问题。

靖州公安局长杨建国入股涉黄场所被查,他还涉嫌帮老板顶包脱罪。
以及郑州市公安局副县级侦察员、洁云路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成健,马寨分局副局长张国华,郑州市公安局正县级侦察员、十八里河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刘丛德等涉嫌严重违纪,并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被查。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