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永不放弃的美国总统 唐纳德・川普自述



2019-10-05 16:36:57

唐納德.川普:美國第45任總統,世界聞名的商界精英、億萬富豪、暢銷書作家及媒體人。《川普自傳——從商人到參選總統》譯文為《永不放棄——川普自述》。

在我成長過程中,父親弗瑞德.川普對我的影響最大。從父親那裡我學會:棘手的生意要強硬,激勵別人很重要。我還學會了做生意的四個步驟:進入、動工、做好、退出,每一步都要講方法、講效率。

我很早就意識到自己不會做父親做的房產生意。父親原來在皇后區和布魯克林區出租廉租房,面向低收入人群。雖然他的生意很成功,我卻覺得這樣賺錢太慢,我想做大型、刺激、有吸引力的生意。我不希望別人提到我時,只會說:「那是弗瑞德.川普的兒子。」

我要走出去幹一番自己的事業,創造自己的知名度。好在父親自己將生意打理得不錯,這樣我就可以放心地在曼哈頓闖蕩。無論在哪,我都不會忘記父親教給我的東西。

父親說,人最重要的是熱愛自己從事的事業

父親是艱苦創業的典範,他1905年出生於新澤西州。我的祖父幼年時代從蘇格蘭來到美國,經營一家旅館,生意還不錯。祖父患有肝硬化而且酗酒成性,他在父親11歲那年去世了,祖母伊麗莎白為了養活三個孩子,做了一名裁縫。父親在家裡排行老二,作為家裡第一個男孩,理所當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擔。父親開始打零工,什麼活都干,他去水果店運水果,也給建築工地的搬運工擦鞋。父親對建築業很感興趣,高中時,他開始念夜校,學習木工活,以及怎樣做規劃和評估,想學一門以此為生的手藝。父親16歲時,已經有了第一件木匠作品——為鄰居建的一座容納兩輛車的車庫。那時中產階級的人剛開始買車,很多人家裡沒有車庫,父親便開始做可拆卸車庫的生意,每個車庫要價50美元。

1922年,父親高中畢業,因為要養家就沒有繼續上大學,他去皇后區給一位建築師的木匠做了助手。父親手藝精湛,其他方面也很在行。雖然剛入行,父親卻表現出了幹這行的天資。即使現在,他還能心算5縱行數字相加的結果。通過夜校學習加上自己的悟性,父親進步很快,他給自己的工友們傳授了很多幹活的巧辦法,比如用鋼曲尺做椽子。

另外,父親是個專注而且很有理想的人。很多工友只滿足有個工作,父親卻要把工作做精做好,期望得到提升。從我記事起,父親就跟我說:「人最重要的是熱愛自己從事的事業,因為這是唯一一件你能做出成就的事情。

高中畢業一年後,父親建了第一所房子,那是一處單戶住宅,位於皇后區。建房花了不到5000美元,父親以7500美元賣出。父親的第一家公司名為「川普母子公司」,因為建公司時他尚未成年,很多法律文書都要祖母代簽。成功賣出第一處房子後,他用賺的錢又蓋了一所,就這樣一個接一個地蓋了起來。房子都位於在皇后區的工薪族社區,對於一直住在又小又擠的公寓房裡的工薪階層來說,父親建的磚房價格公道,又有別墅風格,向住戶傳達了新的生活理念。房子賣得非常好,幾乎供不應求了。

出於本能,父親打算將生意做大。1929年,父親開始建造大一點兒的房子,面向稍微富裕一些的人群。與小型磚瓦房不同,父親這次建的是殖民風格、都鐸王朝風格、維多利亞王朝風格的三層小別墅,地點在大家後來熟知的皇后區牙買加小區,我們的第一個家也建在這裡。經濟大蕭條時,房價下跌,父親轉而做起了別的生意。他買了一家破產的貸款公司,一年之後將其賣出,賺了一些錢。父親還建了一家自助超市,成為比較早開始做超市生意的人。超市剛建好,當地的肉店老闆、裁縫、鞋匠就紛紛前來租賃地方。各類商業集中在一起,方便了消費者,超市生意也很成功。沒過一年,父親想轉回房地產生意,於是把超市高價賣掉了。

我敢於挑戰父親的權威,他也很尊重我

1934年,大蕭條基本結束,可貨幣還是沒有升值,於是父親打算建低價房屋。這次,他選擇了布魯克林區,那裡地價便宜,父親覺得會有很大開發空間。他再一次預感正確。三個星期裡,父親賣出了78棟房子。後來的十幾年裡,父親在皇后區和布魯克林區建了2500多棟房子,成了一名成功的地產商人。

1936年,父親跟我親愛的母親瑪麗.麥克勞德結婚了。父親自己沒能上大學,經濟富足之後,就資助他的弟弟上了大學。

在父親的資助下,我的叔叔,約翰.川普不僅上了大學,還獲得了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學位。現在他是一名物理系教授,也是全國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也許因為沒上過大學的緣故,父親總帶著一種敬畏感去看那些上過大學的人。其實我覺得父親根本就不比那些大學教授差,如果有機會上大學,父親一定是個優秀的學生。

我的家庭非常傳統。父親是一家之主,負責在外打拼,養家餬口,母親是個典型的家庭主婦。我們家一共有五個孩子,母親既要照顧我們,還要做飯、洗衣服、做手工,同時,她還在當地一家醫院做慈善。我們家房子很大,但我們兄妹幾個從不自詡為富家子弟。從小父母就教育我們錢來之不易,還讓我們懂得艱苦奮鬥的重要性。我們家庭成員的關係非常親密,直到今天,我和家人都是最親密的朋友。我的父母從不愛慕虛榮,父親的辦公樓自1984年建好後就一直沒搬離過。

我的哥哥弗雷迪,性格豪放,對生活充滿激情。父親很希望哥哥能子承父業,但是弗雷迪偏偏對經商毫無興趣。弗雷迪的性格決定了他在貪婪的承包商和態度粗暴的供應商面前,總是強硬不起來。由於性格迥異,父子兩人難免有衝突,多半以弗雷迪的失敗告終。

最後,我們都明白了強扭的瓜不甜,於是讓弗雷迪如願做了他喜歡的事情——到環球航空公司做了一名職業飛行員,那段時間也許是弗雷迪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了。我比弗雷迪小八歲,有一次,我居然對他說:「弗雷迪,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在虛度你的人生。」現在想起這件事,我感到非常後悔。

我那時還小,沒有意識到我們都誤解了弗雷迪,把他想成了一事無成的人。其實,他能開心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也許是因為始終得不到家人理解,弗雷迪變得灰心喪氣,他開始酗酒,情況急轉直下。在他43歲那年,弗雷迪離開了這個世界。他本可以生活得很幸福,卻苦於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或許他曾經找到過,但是家裡人卻沒有給他追尋的機會。我真希望自己能早點想明白這一切。

我則比較幸運。我很早就開始接觸商業,而且是自願的,這一點跟很多迫於父親壓力去經商的人不同。我敢於挑戰父親的權威,他也很尊重我,我們之間更像是一種公事公辦的關係。有時我會想,如果我沒有走上經商這條路,我和父親會不會相處得這麼融洽。

我不怕你,但是非常尊敬你

上小學時,我就表現出了自信、好勝的特點。小學二年級時,我居然給音樂老師來了個「熊貓眼」,因為我覺得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音樂。為此,我還差點被學校開除了。我並不是以此為榮,只是以此向大家說明,我確實是在很小的時候,就不害怕勇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現在長大了,我會用自己的智慧而不是拳頭去反擊別人。

從小我就是個孩子王,不過,跟現在一樣,當時也是有人喜歡我,有人討厭我。我在我們那個小圈子裡挺受歡迎的,其他孩子總喜歡追隨我。少年時期,我喜歡搞惡作劇,可能骨子裡就是有愛惹事的基因吧。我把氣球裝滿水亂扔,把唾沫吐得老遠,在運動場和生日會上搗亂。我並無惡意,只是想證明自己很大膽。

13歲那年,父親決定把我送到軍事學校,認為軍事化管理對我有好處。我對這個決定感到毛骨悚然。不過,事實證明父親是對的。從八年級開始,我開始在紐約軍校唸書,一直讀完高中。那段時間我學會了嚴以律己,還學會了要把好勝心用在取得成績上。高中期間,我曾被授予隊長一職。

有位老師對我影響很大,他就是西奧多爾.杜比安斯。老師原是海軍一名軍官,身體素質相當強。他戴著護帽將足球頭槌射門,能把球門柱撞斷,但是他的頭卻安然無恙。他不允許任何學生頂撞他,特別是那些有特殊背景的學生。如果誰敢不聽,就會很嚴厲地教訓他。我很快就發覺,自己在身體上不是他的對手。有一部分學生不服他,結果最後都被收拾了;大部分同學都對杜比安斯唯命是從,成了膽小怕事的人。

我既不屬於那小部分人,也不屬於大部分人,而是「第三類人」:以智取勝,討他喜歡。而且,當時他是學校棒球隊教練,我是隊長,我的表現也讓他很滿意。同時,我還知道了怎麼跟他相處。

我讓他知道,我不怕你,但是非常尊敬你。這是一種微妙的制衡。像杜比安斯這樣強勢的人,如果你跟他對著幹,一旦他發現你的弱點,就能輕而易舉擊敗你。但是,如果你也很強勢,但是你尊重他,他就會真誠對你。這不是我冥思苦想的結果,而是一種直覺。明白了這一點,我們相處得非常愉快。

在軍校我是一名優秀的學生,但我並不是最用功的那一個。我對學校作業不感興趣,好在它們比較簡單。很早我就明白,學校教育只不過是為人的終身發展起到打基礎的作用。

有些東西是從小培養的,大概我會走路的時候,就跟父親一起去建築工地了。我和弟弟總會在工地揀很多飲料瓶,回家攢起來賣掉。上學時每次放假回家,我都跟父親學做生意,學著跟承包商週旋,參觀樓盤,討價還價,等等。

父親出租的房子都是受房租管制條例保護的,他雖然堅持不懈、吃苦耐勞,可是得利很少。這種生意要想賺錢,只能努力降低成本,所以父親是個很有成本意識的人。無論面對拖把和地板蠟供應商,還是大項目承包商,父親都會狠狠講價。父親知道每樣東西的價格,這是他的一大優勢,沒人騙得了他。比如,父親知道安裝一套建築物的自來水管道系統需要40萬美元後,就知道怎麼跟承包商講價了。這並不是說要把價錢講到30萬美元,承包商總要賺一點的,但是,起碼可以把價格控制在60萬美元以內。

父親講價時還有一個優勢,就是人很實在。比如,雖然把價格講的比較低,但是父親會告訴承包商:「你看,跟我幹活,你可以按時得到全部報酬,別人誰能這麼跟你保證?」父親還會告訴承包商,跟他幹活效率很高,不會耽誤他們接下一份活。因為父親的建築項目很多,他總能說服承包商以後繼續為他效力。

同時,父親也是位嚴格的僱主。每早6點,他都會去工地親自指揮,這幾乎是他的個人專場秀。如果覺得誰做得不好,父親就會親自上陣,因為所有活他都能上手。



“暴利”就是像父亲这样高强度工作的开发商赚出来的吧

有时候看到历史不停地重演,也很有意思。
比如说,父亲在布鲁克林区搞建筑,另外有两个同行在附近跟他一起开工。父亲每次都会比他们提前三四个月完工,而且活做得最好。父亲建的走廊漂亮又宽敞,公寓面积也大,所以房子很快就能租出去,时气不好也不受影响。相反,他的竞争者之一,工程没等建好就破产了,于是父亲就会买下对方的工程。这种事情我不止见过一次。

1949年,我刚满3岁,父亲开始修建滨海天堂公寓区。当时这种大型公寓楼盘比较少,父亲凭此成为纽约市郊最成功的开发商之一。父亲的工程讲究方式方法,所以整个项目完成得非常出色。那时,为中低收入者建房的地产商,都会得到政府财政支持,因此,海洋天堂公寓项目让父亲从联邦住房管理局得到了1030万美元贷款。这笔钱是政府在公正基础上对工程总体评估算出的结果,里面包括给父亲 7.5% 的利润。

父亲对承包商催得很紧,向供应商砍价也很凶,所以他能提前完工,还省下100万美元预算。可能“暴利”就是像父亲这样高强度工作的开发商赚出来的吧,不过,这种行为后来被禁止了。

赚钱的同时,父亲为中低收入者建了很多质优价廉的房子。现在已经没人做这种生意,因为它既无利可图,又没有政府补贴。直到今天,父亲在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建的廉价房还是中低收入者的首选。

1964年,我从纽约军校毕业后,冒出了去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念书的想法。当时我对电影业很着迷,崇拜山姆·戈德温和达里尔·扎努克这样的红人,最喜欢路易·比梅耶。不过后来,我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在房地产业发展。

起初我选择了布朗克斯区的福特汉姆大学,因为它离我家很近,我跟办校的耶稣会关系也很好。可是两年后,我开始想,既然必须上大学,为什么不努力上一所最好的大学呢?于是我申请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并被录取。那个年代,想经商的人必须去沃顿念书。哈佛大学商学院确实培养了很多上市公司的行政总裁,但是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几乎都是从沃顿走出来的,像索尔·斯坦伯格、伦纳德·兰黛以及罗恩·佩雷曼,这些名家数不胜数。

沃顿让我明白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学习成绩不代表一切。上学后,我很快发现我的同学根本没那么独一无二或令人敬畏,我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我得到了沃顿的一纸文凭。虽然这张文凭在我眼里没什么,可很多跟我做生意的人把它看得很重,认为它是权威的象征。综上所述,这个大学我上得很值。

有了更高的理想,我便离开了父亲

毕业后我回了家,开始给父亲打工。我依然能从父亲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也是在那段时间,我开始想换一种工作方式。

初涉职场,父亲的工作模式让我有点吃不消,主要是身体上吃不消。当时我经常跟收租者到处讨租,干这个活没有好体格是不行的,因为如果有人赖账不还,你就得拿大块头吓唬他们。

我学的第一招讨租技巧是敲门时不要站在门的正前方,应该靠墙站着,伸手敲门。第一次听到这个技巧时,我很是不解,“为什么这么做?”我问一位收租者。他对我的疑惑很诧异,他告诉我:“如果你靠墙站,只有你的手会有危险。”看我还是没明白,他继续说:“干我们这一行,不得不防,如果你不合时宜地敲了一个公寓的门,很可能被开枪射中。”

父亲给了我很大的自我空间,可是我却发现,这个世界没我想得那么迷人。我从沃顿毕业满怀希望的步入社会,却发现这个世界只有最坏,没有最好。比方说,当时很多房客嫌麻烦,就把垃圾直接从窗子里扔出去,而不是倒在垃圾焚化炉里。于是我搞了一个培训,教房客使用垃圾焚化炉。大部分房客能认真学习,但是那些冥顽不化的人让我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另一件让我失望的事情是父亲的生意利润太低。钱都是省出来的,房子建得没有奢华可言,更别提什么设计风格了,所有的房子几乎都一个模样:正面用普通的石料,内有四面墙,外观笔直。用红砖盖房子并不是因为人们喜欢红色,只是因为它便宜。

我依然记得建川普大厦时父亲来施工现场的情景。大厦正面是玻璃幕墙,比砖墙值钱很多,而且,我们用的是加了隔热膜的昂贵玻璃。父亲看了玻璃幕墙之后说:“真是浪费,下面四五层用这个,上面用普通砖块就行了。反正也不会有人抬头看。”真绝了,在57号大街和第五大道交会处的优越地段建大厦,父亲居然让我省钱。这件事让我很有感触:毕竟,父亲做的都是中低收入者的生意,难免这么想。同时,我也意识到,离开父亲自己闯荡是对的。

离开父亲的原因,其实并不完全因为自己长的不够强壮,或是嫌父亲赚钱太少。真正的原因是,我有了开阔的视野和更高的理想。如果只在纽约市郊发展,我永远都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另外,回顾过去我发现,自己爱表现的性格多半受母亲影响,她很有表演的天分,喜欢气派的东西。虽然是个传统的家庭主妇,母亲也渴望万众瞩目。母亲是苏格兰人,有一次,她坐在电视机前看伊丽莎白女王的加冕典礼,一看就是一天,她完全被盛大华贵的场面吸引住了。父亲在旁边不耐烦地踱来踱去,对母亲说:“天啊,玛丽,把电视关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他们只不过在作秀罢了”,但是母亲并不理会。

父母在这个问题上看法大不相同——母亲认为豪华气派有时是很重要的,父亲却认为那只是表面文章,他脚踏实地,只相信效率和能力。

别人常常问我的问题

现在,我经常会收到无数封崇拜者发来的邮件,其中很多邮件都是向我寻求建议的。有时候,某个学校一个班上的所有学生都会给我寄来他们的问题。

因此,我决定把大家最常提的问题和答案在这里给出:

1、如果你的下属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同样的问题出错,你会怎么处理?

答:我没有这样的下属。这样的人现在应该在为别人效力。

2、作为一个好的领导,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答:自律。如果每个人都能自律那是最好不过了,但如果连一个领导都没有这种品质的话,那么这个团队就难以长期存在了。

3、一个人要想成功,最关键的是要做好哪几步呢?

答:做好准备工作。换而言之,对于你的目标要做到知其周详,预见你将要面对的困难,并把你在每方面需要作出的努力都作好充分的了解。和所有你能找到的专家进行交谈。你有可能会成功,也有可能会失败。但是既然已经要面对困难的话,那就不要因为你的疏忽大意而让自己遭遇到更多不幸。

4、在地产界里,具有怎样素质的人才能成为明日之星呢?

答:那些富有远见和自律性的人才能取得成功。如果只有一种素质而不具备另一种素质,那也是不够的。如果两种素质兼而有之,再加上在实践中增加了阅历并且锻练了能力,那么你就有可能成为一个地产界的领袖。

5、你崇拜哪些历史人物,为什么?

答:亚伯拉罕·林肯是一个,因为他在我们国家最困难的时候担任总统。他也是自学成才,在成为总统之前还吃了很多年苦。另一位就是温斯顿·丘吉尔,他在人类历史关键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挺身而出。他是一位出色的演说家,他那激动人心的演说鼓舞了成千上万人的斗志,他还因为自己写作的历史小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6、你喜欢自己工作的什么方面?

答:每一点每一滴。每天都是一种挑战,每天又都过得很棒。

7、你出去吃午饭吗?

答:很少,因为我不喜欢工作干到一半就中断了,这会打乱我的节奏。我喜欢在办公桌上有点吃的就行了,这最多只会花5到10分钟。

8、对于想自己创业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答:准备好迎接各种各样的问题,它们每天都会发生。不论发生什么问题,你都要打起精神来,要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气概。永不放弃!

9、即便我们已经努力奋斗了,但结果还是不如人意该怎么办呢?

答:首先你要知道有这种疑虑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

我曾经为了等待某些事的发生花了整整30年,有些人等待了比我更长的时间。你要想到自己做的事有可能并不正确,因此不管你多么努力都看不到成效。但是,你要确信自己手里干的事是适合自己的,你要喜欢自己所干的事业,并坚持到底。

10、你相信运气吗?

答:我相信。我也知道自己很走运,同样我也因为有心中的榜样而感到幸运。我从小就想像我父亲一样,也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11、你曾经害怕过失败吗?

答:到目前为止我可谓是战功赫赫了,但失败的可能性也一直在伴随着我。我做事谨小慎微,但并不意味着我有恐惧感,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做事考虑周全自然是很重要的,要明白我们既有成功的可能性,也会有失败的可能性。我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我即便是过马路也有可能被公共汽车给撞了。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但不要让恐惧心理打乱你的计划。

12、你最初在房地产业打拼的时候,主要目标是什么?

答:尽管我父亲在房地产界做得很成功,但是我想依靠自己的努力打下一片江山。我一直都很喜欢漂亮的高楼,喜欢曼哈顿,这就是我值得为之奋斗的土地。我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也做到了。

13、什么让你最快乐?

答: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却难以回答。我想说的是,有几件事会让我感到很高兴:表现出色,尽到全力,干好工作而且感觉很好。如果我能够与人分享成功也是一件美妙的事,因为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提升邻里和社区的价值,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而且还可以慷慨地回报社会。我的家庭对我而言一直都非常重要,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最快乐。

14、你最喜欢哪部电影?

答:《公民凯恩》。

15、你早上一般几点钟起床?

答:5点。

16、你能给我的最好建议是什么?

答:永不放弃!如果你拥有这种态度,就能取得更大的成就。我说其他话的效果都没这句话管用。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