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长生疫苗背后黑幕多 假疫苗致西瘫女童全家被阻止进京看病



2018-07-29 07:33:14

近期,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春长生)爆发假疫苗事件后,陆媒起底了该公司的更多黑幕:贿赂地方医院、防疫部门、回扣多等。

7月15日,吉林省长春长生生物公司因为狂犬病疫苗记录造假,遭食药监局通报。三天后,该公司再被披露其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合一)疫苗被验出不合格。事件曝光后,引起民众的恐慌与愤怒。随后越来越多黑幕被揭开。
据《中国经营报》报导,2015年,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股份转让及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等等动作后,长春长生借壳上市。

报导说,自长春长生借壳上市后,其销售费用一直是营业成本的主要开支。2015年至2017年期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1.41亿元、2.31亿元和5.83亿元。仅2017年,销售费用在营业总成本中的占比就高达60.29%。随着销售费用逐年激增,销售费用中的细项隐藏着长生生物更多的秘密。

长春长生在疫苗销售过程中,借助给予回扣方式推销疫苗产品,涉及多起行贿,行贿对象包括地方医院、疾病防疫部门等。

据悉,此次长春长生涉事的狂犬病疫苗销量占大陆市场近四分之一。长春长生曾在年报中称:“通过推广服务团队将产品销售给疾控中心,部分出口。”
据悉,长春长生只有25名销售人员,2017年全年,该企业的销售费用高达5.83亿元。而该企业给出的解释是,营销模式受疫苗流通条例影响推广费、市场服务费、会议费和运输费增加所致。

所谓的“推广服务费”,就是长春长生向疾控中心销售疫苗产品,公司再收疾控中心的回款,并取得负责该疾控中心推广的经营公司开具的推广服务发票后,由其它应付款转入应付账款,期末余额为实际应付的推广服务费。

此外,自由定价的二类疫苗,已成为疫苗产业内最大的生意。报导说,长春长生的销售运作不仅在经销商一环,在销售员向接种医院的销售终端,往往通过销售回扣打开销路。

文章举例,长春长生与山东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兆信”)的合同纠纷,更曝露出长春长生的“销售秘密”。

长春长生向山东兆信销售的水痘、狂犬病疫苗,每人份包括5元的返利。据查,2015年1月28日至2016年1月14日间,长春长生向山东兆信配发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579,540/人份、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预充)35,520/人份、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西林瓶)514,440/人份等,合计金额4602.12万元。

山东省疾控中心称,长春长生销往山东的逾25.26万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分别流入济南、淄博、烟台等8个城市,当中24.73万支,即98%已被接种,涉及21.5万名儿童。

海外自由亚洲电台援引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的话说,十多年来长生生物可以平安无事,“这也只能是国家级层面的权力保护伞才能做到”。据惯例,疫苗业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员的“白手套”。
7月24日,长春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员被以涉嫌刑事犯罪刑拘。多名评论人士说,长生6亿销售费背后的腐败空间,已核实涉嫌腐败案件的就有20起。

图片中的4岁女孩叫雷鑫睿。水灵灵的大眼睛虽然现出无助的目光,但你绝对想不到,她的眼睛是看不见的。3年前,小鑫睿被注射一针毒疫苗,导致其四肢瘫痪、意识丧失、双目失明。父母为了给女儿治病、申冤,不但花尽积蓄,还多次遭到当局打击。

2014年6月4日出生的雷鑫睿,11个月大时打了一剂武汉生物出产的A群流脑疫苗,后发病送进西安儿童医院抢救室,现在四肢瘫痪、意识丧失、咀嚼功能丧失,吞咽困难,只能靠奶粉和少量的流食维持生命,眼睛也看不见了。

2016年,一家人带着小鑫睿到北京治疗,期间,他们曾去中共卫计委反映问题,结果被凤县政府和公安人员半夜抬上一辆面包车,强行带回凤县。鑫睿的母亲雷霄被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再被监视居住;父亲田海量和姥姥于素珍则被以〝寻釁滋事罪〞拘留,后取保候审。二人回来时,孩子已奄奄一息。

此后,凤县警方不让他们出县城,扬言:敢去北京给孩子看病,就把他夫妻俩再关进看守所。

雷霄表示:〝我们找过接种单位、凤县疾控中心,省、市卫生局,都不受理,推脱,踢皮球。还去县政府找凤县的县长,被保安拦住,门都不让进。凤县政府不但没有救助保障,反而阻止孩子去北京寻医治疗。〞

为给孩子治病花尽积蓄
雷霄说,〝我们还一直寻求全国的名医,包括中医、西医,好多都是民间的,要给现金。3年多来已经花了50多万元,都借到没地方借钱了。〞

因小鑫睿吞咽困难,易呛咳,目前只能靠昂贵的奶粉和少量的流食维持生命。雷霄说:孩子现在〝喝的是雀巢小百肽奶粉,这个一罐就300多元(人民币,下同),一个月就好几千元,补充大脑营养、神经的药物都贵,又不能报销,和政府申请、求助都无果。〞

女童的父亲田海量是名厨师,原本每月有6000元-7000元的收入。但现在,为了分担妻子的压力照顾女儿,改上半天班,收入减半外,还要负担孩子几千元的奶粉钱,还要看医生,入不敷出……他们很担心哪一天连奶粉都买不起了。

这一次 家长们真的愤怒了

近年来,中国大陆屡次发生有质量和安全问题的〝毒疫苗〞事件,监管部门形同虚设,令家长们忧心忡忡、气愤不已。

然而这一次,更多的家长选择了〝不原谅!〞

日前,网传热文《假疫苗事件,这次我们不原谅,不接受道歉……也不给任何机会!》称:〝不要以为这只是一起简简单单的事件,它已经突破了人类的底线,戳破了道德的约束,践踏一切的法律,违背一切的公序良俗的价值观。〞〝不要再谦卑的致歉了,魔鬼是不会被同情和原谅的。〞

据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的博文所述:〝长春长生生物、武汉生物、深圳泰康、江苏延申、北京民海等公司,都是同样的三个人控股的,就是同一个老板。中国的孩子打的疫苗有90%是这几家公司的。〞

很多家长因孩子接种了〝长生生物〞的疫苗,感到恐惧和惴惴不安;而在疫苗后遗症儿童的交流群组里,更每天都会出现〝新面孔〞。

雷霄说:〝在疫苗后遗症儿童交流群里,每天会有好多打疫苗出事的新面孔,且大多数都是不治之症,眼看着自己活泼可爱的孩子,被一针毒疫苗残害成了植物人,遭受这样的灭顶之灾,却连说真相的权利都没有,这就是我们所生存的这片土地!〞

雷霄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关注疫苗安全,关注疫苗受害儿童,也希望中国政府对患儿的治疗负起责任和支助费用。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