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大陸教师赴美考察后信仰崩溃 感叹误人子弟等同于贪污受贿



2018-07-16 22:49:45

近日,北京一位几十年教龄的中学老师,经过一次去美国随团考察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我这种人,比起那些行贿受贿,贪污腐败的人更可怕。”为何他对自己的认知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老教师的故事。

一、送礼15万最终还是送孩子出国
在北京当老师,整整三十年来接触了无数的学生家长,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送礼来的家长。也许很多人会以为肯定是这位家长送太重的礼,让我欢欣鼓舞了,并非如此。

虽然我没有多高尚,但至少这么多年来坚持不收取学生家长的礼,这个是原则。出于礼貌,我并没有立即回绝他,而是听他讲完自己的困难。他说,难!没有想到给孩子换个学校这么难!

本来他们全家都已经有了美国绿卡的,孩子也可以到美国念书,但生意都在国内,孩子还小,不想要送他一个人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可是在北京上个学,比拿美国绿卡还难。他已经找过了三个中间人,每人给了5万,到现在还没有人给他办成的,但不管能不能办成,都是不退钱的。

我告诉他,第一,找我没有用,招生的权利都在校长那里;第二,我不收礼,这是原则。他有点不相信,但也只好说,没想到还有我这么好的老师,就悻悻地走了。

这就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说实话,很差,跟我之前感觉中的那些有点钱的家长一样,以为钱就能搞定一切。几个月后,在一次的家长会上,我竟然又意外地见到了他,而且他的孩子,竟然就是几个月前我班里新转来的。

他见我吃惊的样子,也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私下里跟我坦白,说终于有一位中间人还是给他办成了,找了一个与校长吃饭的机会,至于给校长送了多少钱他没有说,而是狡猾地一笑说,我特意央求校长如果能进,就进你的班,你是位好老师,孩子若跟你学,能成才。

大家知道我的感受吗?当时我真是哭笑不得。心想你们这些家长为了达到自身目的,去做那些送礼行贿、没有原则的事情,但又千方百计要让孩子跟一位有原则的老师学习,你们这心理不矛盾吗?

之后,他的孩子上到高三的时候,被他送到了美国。这也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不就是啥便宜都想占吗?中国的基础教育好,而美国的大学含金量高,这都是早就规划好的吧?当时他领孩子走的时候还跟我提美国教育如何如何好,我冷冷地说,是啊,美国比这里“先进几十年”呢。

二、“搞教育的”没想到是“被教育搞”
几年后,我跟随学校考察团,用学术交流的名义来到了“先进几十年”的美国。实地看见传说中的美国教育,我并不以为然。是,在某些方面美国的课堂环境是比我们活跃、教学的方式也更加开放,但这些不过是“热闹”,给外行人看的,我们内行人看的是“门道”。

说到底,任何教育都是要看结果,这个结果在中国是考试分数,而在美国就是综合能力,本质是一样的。要追求这个结果,学生们还是得拼命学习啊,我发现美国学生的压力也不比中国学生差多少。

一个最好的证明就是美国也搞分班制,把班级分成快班和慢班。在听完美国的老师给我们介绍这个制度以后,我问了一个让我后悔至今的问题,我问,若这个孩子只有“慢班”的水平,他的家长有没有可能花点钱,能让他进入到“快班”学习呢?

美国老师听懂我的意思后,像看火星人似的看着我,很不理解的说:“为什么要把不够水平的孩子往快班送呢?家长还要花钱?难道说中国的学校经常这样吗?”我当时就脸红了,只好说:“我们那也只是偶尔有这样的事”。其实我心里清楚,这种事情不是偶尔,而是普遍的,我撒了谎。

再后来,那美国老师给我详细讲解了分班制度的初衷。每个孩子的资质不一样,因此如果用同样的教学方法显然不合适。所以会将一些理解能力强,学习进步快的孩子分成一班,普通的孩子分成一班。

快班的孩子如果学的快,甚至能在高中就学习大学的课程,而慢班的孩子若觉得自己能力足够,完全可以自己申请到快班。至于花钱让孩子进快班,美国老师表示他完全不能理解。

这场对话令我久久不能平静,即使从美国回来后,依然耿耿于怀。在美国的世界里,教育和送礼是无法挂上钩的,如果家长和老师的言行不能给孩子树立榜样,读再好的学校又有何用呢?

我虽然不收礼,但我却无法拒绝班里通过给校长送礼进来的学生,身为人师,我一面给孩子们讲授了做人的道理,一面又不得不参与这场私下的肮脏交易,我竟从未感到羞耻,反而以自我的清高为荣。或许我的原则也仅仅是由于自己的胆小懦弱,不敢收礼而已。

我想起流传很久的一句话,“你以为你是在搞教育,其实你是在被教育搞”。之前我一笑哂之,还自诩为搞了半辈子教育的人,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被教育搞了的人。

三、比贪污腐败的更可拍
我又想起那个送礼给我的家长了。我开始理解他,虽然不齿他的行为,但都是我们的教育把他逼成这样的。而这种教育不单单是学校的,更多是社会的。还记得国内有位教育学家说过:“这个社会上的坏人,都曾经是我们的学生。”

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我曾经有过理想,也有过“桃李满天下”的愿望,但我却越来越不知道自己该信仰什么了……除了不收礼能坚守,很多都放弃掉了。每当我看到电视中那些贪官痛哭流涕地忏悔,说自己对不起人民,我都不禁惋惜。

他们之中或许真有人是怀者崇高的信仰,想要为官一任,并造福一方,可最终都抵挡不住巨大的诱惑,信仰的崩塌只在钱的数量多少而已。可怕的是这种风气还把学校给传染了,在我身边,没少见那些给老师送礼的,而送礼的原因,大到升学转学,小到换到前排的座位,无一不是用钱开道的。

我还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因为教师节学生没送礼,足足骂了学生一堂课。这在我们老教师看来,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人怎能当老师呢?完全是一副市侩嘴脸,哪有半点人民教师的尊严?

我很庆幸自己还没变成那样的人,但我的“洁身自好”何尝不是另一种“信仰崩塌”?我明知道有学生是通过送钱进来的,我阻止过吗?连一句抗议都没敢跟校长提。在面对强大的集体,我选择顺从,我那“为人师表”的理想呢?
我这种人,比起那些行贿受贿、贪污腐败的人更可怕!不仅对社会风气的改变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还拥有强大的道德优越感,明辨是非的能力不是用来批判丑恶,反而是用来自我欣赏。

当我退休了,别人问起我之前为教育风气的改变做了些什么,我只能说啥也没有做,反而是使风气变坏的一份子——不作为就是最大的渎职!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