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丧胆的朝鲜监狱 殴打、性虐、人间蒸发



2017-06-16 23:18:27

去年1月2日,美国弗吉尼亚大学21岁学生瓦姆比尔在完成五天朝鲜之旅准备搭机离开时,突然被该国以涉嫌“从事反朝敌对活动”逮捕,随后被判刑劳改15年。在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奔走营救之下,在6月13日晚间已顺利返回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家乡。

虽瓦姆比尔已获释,但却是昏迷躺着离开朝鲜的。朝鲜宣称瓦姆比尔是因肉毒杆菌所引起的食物中毒而致病,之后又吞下安眠药后才会一睡不醒。但真相如何,只能等他苏醒后才会知道。瓦姆比尔的家人表示,他们在上周才得知,瓦姆比尔在去年3月被朝鲜判处监禁后不久就陷入昏迷状态。

朝鲜官媒电视台曾声称,瓦姆比尔承认自己是“试图偷窃酒店内的一幅宣传标语”,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被迫认罪。

封闭、与世隔绝的朝鲜对待囚犯相当严苛,已举世皆知。有一名位美籍前朝鲜囚犯披露,外国人待遇可能还好一些,如果是当地数十万朝鲜犯人,则还要被迫自掘坟墓,将遭性侵当惩罚,而后再从人间蒸发。

据BBC报导,在2012年,传教士肯尼士‧裴(Kenneth Bae)亦被朝鲜当局指控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为敌,而被拘禁。他原本是韩国人,后来归化为美国公民,曾经多次到朝鲜,被捕当时,在他身上被搜出一只硬盘,其内有基督教相关资料,也因这项“罪行”,使他被判处劳改15年。

裴姓传教士在他的回忆录中述及,于下牢狱前4个星期,他每天从早晨8点就被盘诘至晚上10点或11点,而后还被迫写了几百页的忏悔书,最后被送往劳改场。在劳改场里,每天早晨6点起床,吃早餐与祷告,之后就去做苦工,从早上8点到傍晚6点,一星期六天都是在搬石头与挖煤。如此的的作息生活,使他在被劳改的735天内,总共瘦了约27公斤,随着体重的下降,健康情况也日渐恶化,使得频频被送往医院治疗。自己除了肉体受折磨之外,心灵更饱受孤离感的煎熬。

等到他病得非常严重时,平壤当局就突然关心起来,害怕他会死去,恐引起外交上的麻烦,就安排释放他。其实这种情况与瓦尔比姆似乎一样。

裴姓传教士也表示,一位盘诘他的朝鲜人一直对他说,“没人会记得你。你的政府,还有世人都会把你忘记的。你休想能够很快回家,将会在这里待15年之久,当你获释时,已经是60岁了。”

裴姓传教士回忆称,当时就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落入蛛网的昆虫,每次越挣扎,就会被缠得越紧,可说是逃生无路。

一名曾被朝鲜关押的美国人说,官员对他的审讯最长可达一天15个小时,想让他供认密谋推翻朝鲜政府。另一人说她被关在一间五英尺(约合1.5米)高、六英尺(约合1.8米)宽并且没有窗户的牢房里。还有一名曾沦为囚犯的美国人在一个“没有狗窝大”的房间的混凝土地面上瑟瑟发抖。

目前已知,自1996年以来,朝鲜关押过16名美国公民,其中三人仍未获释。他们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折磨,但遭受身体折磨的情况没那么常见。

尽管长期敌视美国及其盟友,但朝鲜对外界就其人权状况做出的指责依然非常敏感,标榜自己是一个正义之国,尊重国际惯例。分析人士称,尽管宣传人员把美籍囚犯作为美国派遣从事颠覆活动的特工进入该国的证据,但在和华盛顿打交道时,朝鲜也把他们当作筹码。这些美国人也许最终会作为谈判的一部分获释的可能性,似乎影响了对待他们的态度。

“似乎存在一种不对美国人使用身体暴力的普遍态度,但他们在使用心理战术和类似策略方面好像并无顾忌,”曾任美国国务院朝鲜人权事务特使的罗伯特·R·金(Robert R. King)说。他一直负责处理瓦姆比尔的事情,直到1月退休。“发生瓦姆比尔这个事情,可能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

在瓦姆比尔之前,已知的最严重的情况发生在基督教传教士朴东勋(Robert Park)身上。他自称在2009年挥舞着一本《圣经》从中国步行越过边界时被抓后,遭到了朝鲜士兵的毒打。他说,被转移到平壤后,他遭受的酷刑非常恐怖,以至他只求一死。

“几名朝鲜女子围着我,对我做了一件最恶劣的事,试图逼我自杀,”朴东勋在接受韩国通讯社韩联社(Yonhap)的采访时说。他说那些女子用一根棍子击打他的生殖器。

朴东勋说,获释后他被诊断患有创伤后精神失调,曾试图自杀。1996年,曾被关押的美国人埃文·C·亨齐克(Evan C. Hunziker)在从朝鲜获释不到一个月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尚不清楚此事是否和他在朝鲜的经历有关。

有关瓦姆比尔的消息加剧了被朝鲜关押的韩国和日本公民家人的担忧。朝鲜被控在朝鲜战争之后的几十年里,绑架了超过450名韩国人——主要是渔民——和12名日本公民。

“这听起来像是对我们的警告,表明如果我们继续公开指责朝鲜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的家人身上可能会发生什么,”黄寅哲(Hwang In-cheol,音)说。1969年,他父亲乘坐的一架韩国飞机被劫持到了朝鲜。

在70年代和80年代初被政府认为遭到朝鲜绑架的日本公民的家人,知道等待亲人归来的痛苦。朝鲜告诉日本政府,12人中8人已不在人世,但很多家庭拒绝放弃。

79岁的饭冢成夫(Shigeo Iizuka,音)不愿相信他在1978年被绑架的妹妹田口八重子(Yaeko Taguchi)死在了朝鲜的一起交通事故中。

我们只希望所有被绑架的人,包括八重子,尽快回家,”他说。

他称自己听到瓦姆比尔在昏迷中获释时很震惊。“这像是对美国的一个警告,”他说。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