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加拿大教育局投票通过取消中共设立的孔子学院



2017-11-01 22:54:53 作者: 大纪元网

10月29日,多伦多公校教育委员会以压倒多数的比例,投票取消了孔子学院的合作计划。

当晚取消孔子学院的投票表决以20比2高票通过。同时教委投票通过,将已经收到的22.5万元归还中方,彻底解决这个困扰了多伦多近半年的问题。

大女儿在多伦多公校读七年级的家长Mike Lewis今年6月6日发起了一个“Say NO to CI”(向孔子学院说不)的网站,短短一周内就有超过600人签名支持。有很多家长找到各自的教育委员反映自己对孔子学院进入公校的担忧,要求教育局终止和孔子学院的合作协议。

Lewis 对《大纪元》记者说,他对今天的结果感到满意。“只有在民主国家才能做到这样。只要人们心往一起使,提出诉求,相关主管机构齐聚一堂认真倾听,就会有令人高兴的结果。”

TDSB前主席赴中国旅费疑团多
多伦多教育局(TDSB)前雇员称,教育局前主席博尔顿(Chris Bolton)担任TDSB教育委员10年来,数次前往中国。 鉴于博尔顿在TDSB引进中共孔子学院一事上,他是主要的推手,他的中国之旅已经备受争议。

《环球邮报》获得的文件显示,2011年TDSB前主席为期四周的中国之旅,旅费约为6,500元。

博尔顿的报销记录显示,其2011年秋的中国之旅,除了酒店、餐饮和打出租车开销,还有北京游497.50元和695元的长途电话费。但却没见到他报销往返加拿大和中国的机票费。而北京游收据上,此次旅游安排者的名字被涂黑了,收据上的日期,与一张出租车收据上的日期一致。

过去的6个月,孔子学院显然成了教委们的负担。教育委员Pamela Gough会后说,她“感觉大大松了一口气”。她说:“孔子学院协议中有太多东西此前没公布,教育委员完全被蒙在鼓里,如在今晚辩论中,居然发现当初协议签署时有两个日期。还有,协议对合作需要拿多少钱、还需多少钱等方面的规定,也是晦涩难懂。”

“所有事情从一开始就都被有意偷偷摸摸掩盖,造成很多混乱。”她说。
Gough表示:“对于中共方面派到孔子学院的教师没有言论自由,孔子学院与中共背后的真正关系,教育委员们也是完全不知情。”

“当发现家长们对教育局和中共汉办之间这样一个协议是如此愤怒后,就不可能再继续执行这个协议。”她表示,TDSB不想看到课堂被人抗议的事发生。

教委副主席陈圣源(Shaun Chen)对《大纪元》记者说,他对结果不觉惊奇。“我今晚当然高兴。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讨论,但终于结束了这个问题。”
教育委员John Hastings说:“今晚,这件事应被结束,永远结束。在我们的历史上不再有怪物。”

终止孔子学院不影响加中关系
多伦多教育局长关月娜(Donna Quan)会后对《大纪元》记者说:“我不认为(终止孔子学院)将影响加、中两国的关系,我相信中国学生还会继续来多伦多公校读书。我们仍将以同样的方式关心他们,将给予他们100%的支持,保证他们能从我们的系统毕业。”

她说,她也不认为从中国来多伦多公校的学生人数会受影响。“我们国际学生中的80%来自中国,我们真的很支持他们。”

关月娜说:“我们有其它的方式来尊重中华文化和中文。我们有一批国际课程(语言与文化)支持华人的族裔文化。”

孔子学院被中共控制 遭多伦多民众抗议
多伦多公校前教委主席博尔顿在绝大部分教委不知情的情况下引入了孔子学院。在众多家长和市民获悉此事,并开始抗议后,教育委员会6月份决定“暂缓”孔子学院计划的实施,在这项表决前数天,博尔顿辞职。10月1日教育局计划委员会决定在29日的全体会议上投票决定是否“取消”孔子学院。

10月23日,湖南省教育厅发函终止与多伦多教育局的孔子学院合约;10月25日,中共驻多伦多总领事房利“号召”多伦多华人向教育局施压,争取重启孔子学院项目。

约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研究员史迈克(Michael Stainton)对《大纪元》记者说,加拿大和美国的大学教师及教授协会已经呼吁拒绝孔子学院,主要理由是该学院由一个独裁政府控制,影响了美加学校的学术自由。

“这事(房利‘号召’华人)本来就在证明,孔子学院是(中共)政府控制的。” 史迈克说:“这是他(房利)的工作嘛。他们想把与多伦多教育局的问题,提升到加拿大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层面。”

史迈克表示,对此“加拿大人是很反感的”。按加拿大的价值,证实孔子学院是中共政府在控制,教育局与之脱离关系就更顺理成章。

史迈克认为,中共这么想把孔子学院打入多伦多,因为多伦多是加拿大最重要的城市,也是政治上比较敏感的地方。多伦多教育局是加拿大最大的教育机构,他们的学生远远超过任何一所大学的学生数量。他说:“他们(孔子学院)在这里输掉,影响会很大。而且对美国和欧洲的孔子学院也会有影响。”

房利只是中共的发声筒
多伦多时事评论员李天明对《大纪元》记者说,湖南教育厅主动要求终止合约,肯定是与中共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商量好才决定的,他们估计这个孔子学院项目“100%要失败”。所以希望提前取消这项目,“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挽回颜面”;同时减小其结果对其它地区孔子学院的影响。

他说,但中共很想在多伦多办孔子学院,所以出现了驻多伦多总领事房利呼吁加拿大华人去给教育局施压的事。“既然中共政府说,孔子学院是个纯粹的教育机构,没有政治背景,作为总领事为何参与?”

李天明说,房利这样做不可能是个人想法。“因为中共讲究集体责任制,任何个人都不可能随便发表政治声明或政治呼吁”;“必须后面有政策性支持,或领导批准。讲话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发声筒而已。”

“中共的官场,是宁可不说,不做,等上级指示,这样我就不会有错。”他说,“万一和上级的旨意相违背,个人的仕途就毁掉了。”

李天明说,中共应该是觉得华人不会明白这些,因为经过在大陆的长期洗脑运动,加上中共的威胁。“说亩产10万斤,他们相信;说抗日战争是中共领导的,他们也相信;说朝鲜战争是南韩发动的,他们也相信。”

他说,华人在加拿大定居,应该考虑加拿大的利益,维护加拿大的价值观。加拿大政府希望加拿大人不受外国的政治影响。

办孔子学院是为共产党的利益
李天明称,中共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中国的利益,而是为了共产党的利益。“对外他们是挂着民族、祖国、人民这些漂亮的口号,但在内部讲话上,谈的都是党的利益,党的生命。”

李天明称:孔子学院的教材里面有歌颂共产党的内容,“难道不是在洗脑吗?”孔子学院也在执行中共的政策,比如要求学生支持中国政府镇压西藏人的抗暴运动,阻挡一些大学邀请达赖喇嘛访问。“既然是文化交流项目,怎么能参与这种政治活动呢?”

李天明认为,中共其实在利用一切来为其党服务。他说,有证据显示,香港的一些“反占中”的黑帮人士,是中共花钱买的。“1989年‘六‧四’学运时,我们大学的新校在北京的昌平县,那里的农民有组织地上街游行,反对学生所谓的‘动乱’。他们统一戴着草帽、毛巾、一瓶水,每天每人给10元。”

多伦多不需要孔子学院
多伦多时事评论员章为群对《大纪元》记者说:“现在美国人已经清楚地说,孔子学院是宣传共产党的,与孔子没关系。”中共外交官的言行说明,中共是孔子学院背后的推手的事实“已经暴露了,还遮掩干什么”?

在多伦多地区公校教过数年中文的章为群说,其实在多伦多学中文很方便。以前主要是粤语授课,现在国语已经超过粤语。中文课虽然通常是在晚上或周六上课,但属于公校的正常课程,可以积累学分,用来支持申请大学,也不用另外缴费。就算去私营的中文学校,学费也很便宜。

他说,那些接受孔子学院的机构,是“看钱份上”。
章为群说,想讨好中共的人,“无非是想从中共那里获得好处”。很多人已经知道孔子学院的真实情况,“现在,哪个学校如果开孔子学院课程的话,会被人看不起。”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