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终于爆仓 大陸房子开始吃人 不是危言耸听



2018-10-09 11:03:00

终于,房子开始吃人了。这不是危言耸听。
首先定义一下什么叫吃人。爆仓就是。那什么叫爆仓呢?买方不使用全价,而是使用一小部分本金和倍数的杠杆,买入商品后,商品价格下跌,导致买方的本金全部损失。在房地产市场,如果用三成首付90万元,买入全价为300万的房子后,房价下跌了30%至210万元,这就叫爆仓。

过去的三个月里,在中国的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遍布一线、二线、三线城市,各地不约而同地上演了在售楼盘瞬间调价30%的事件。购房的业主走上大街,围攻售楼部,维护自身权利。

2018年10月4日,江西省上饶市。某全国知名开发商,半年前推出了高铁概念的豪华楼盘,单价每平米1万元。如今突然降价至每平米7千元。买房的人,爆仓了。他们愤怒地集结起来了,抄起各种趁手的武器,打砸了豪华的售楼部。由于现场画面过于暴力和血腥,我们就不附上视频了。

在维权方式的选择上,他们应该向二线城市的杭州、合肥、厦门的业主们学习下,能动口的尽量不动手。

2018年9月13日,杭州市滨江未来海岸的业主们拉起了横幅,齐声喊着口号,拍着公开的视频,向开发商施加压力,要么不准降价,要么退房。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忘记了几个月之前,对这个拥有阿里巴巴、海康威视、网易、娃哈哈等产业巨头的城市的看好态度,也不记得自己内心对这个办完了G20峰会未来又将承办亚运会的城市的“坚定信心”。

一:过去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年前,2015年股市到达了7年的高点之后,突然迎来了股灾。与此同时,深圳的房价开始异动。我们撰文表示,在国家鼓励城镇化的大背景下,各方都希望二线以下城市待售房产去掉库存,国有资本、产业资本和民间资本纷纷以加杠杆的形式跑步进场,数年之后有可能迎来很大的风险。

2016,请远离深圳楼市
首先进场的是国家开发银行向地方政府发放的棚改资金。地方政府对棚户区改造,需要用钱补偿给被改造住所的居民,居民再用补偿款去购买新房,地方政府向开发商收取土地出让金之后,再还给国家开发银行。从2014年开始,为了响应国家去库存、降杠杆的城镇化方向,地方政府们纷纷行动起来,“轰轰烈烈”的棚改运动开始了,当年的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是9%,2015年来到了30%,2016年来到了50%,2017年达到了最高峰,是60%左右。截止2018年5月,国开行累计发放棚户区改造贷款近4万亿。

其次进场的是开发商。融创、万达、碧桂园,纷纷从银行和各种渠道举债,大肆储备土地,以高周转的要求销售楼盘。开发商拍下土地之后,并不是全部以自有资金去支付土地出让金的,而是以土地为抵押,向银行、信托等各种渠道进行融资,支付给地方政府。所以,这几家开发商闻到了去库存的口号之后,迅速行动了起来,以高负债运行,拍下土地,迅速将期房推向市场。这一波,他们赚得盆满钵满。不信,你看这几家公司过去2年的股价走势,就一目了然了。

最后进场的是,买房的居民。
每次回顾股市和房市中,最大多数的民众的行为,我总是能够想起法国哲学家勒庞的著作《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这本书。他认为,集体无意识的群体,缺乏理性,少有深思熟虑,诉诸感情,有如原始人,更多受生物本能影响,易被煽动鼓舞;当情感的磁场迅疾的在人群中传染漫延,积累到一定的量时,很容易流于暴戾。

2016年8月份,一线城市的房价到达了顶峰,而二线城市的房价开始了异动。央行此时公布了3组数据。2016年7月份,广义货币(M2)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只增加了10.2%,极大地低于预期;新增人民币贷款4636亿元,其中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元;狭义货币(M1)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却增长了25.4%。狭义货币,可粗糙理解为企业的活期存款;广义货币,包含了狭义货币,可粗糙理解为包含了居民的储蓄存款。这组数字明白无误地传递出一个信号:企业在减少投资和扩张,收回存款;而居民在借贷消费,盲目扩张;扩张的方向就是房贷。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全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住户贷款余额/住户存款余额)2018年一季度大概是61%(全国住户贷款余额42万亿/存款69万亿)。深圳、珠海、合肥、南京、杭州、苏州等城市杠杆率超过100%,且增长速度非常快。也就是说,这些城市居民的存款余额,还比不过在身背负的贷款余额。如果不允许负债的话,这些城市的居民马上就破产了。

二:房价为什么开始下降了?
根据知名宏观经济学家姜超的研究,以2016年上半年房价为基准进行统计,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常住人口分别为2170万、2426万、1308万、1078万人,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分别为32、35、28、27平方米,利用这两个变量可以估算得到四个城市的居民住房建筑总面积,再乘以四个城市的住房均价即可得到住房总价值,分别为3.7、4.8、1.0、2.0万亿美元。加总起来就是11.5万亿美元,而美国全国家庭住房总价值也就26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国一线城市住房的总价值可以买下半个美国。

这颗星球上,上一次出现一个国家的少数几个大城市地价能够买下半个美国的故事,出现在日本。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日本房价膝盖斩,失去了20年,整整一代人是负资产,为今日的低欲望社会埋下了伏笔。因此,高房价对整个社会经济的戕害是毋庸置疑的。本来我国有机会在2008年经济危机时一次性解决,出清各种债务毒瘤,但是很可惜,为了保住GDP的数字,四万亿的刺激资金横空出世,饿狼扑食一般流向了房地产,将问题的解决,整整推迟了近10年。而这次,要解决问题的话,会让更多的人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首先,去库存目标已实现,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手段自然没有保留的必要。今年6月份,国开行总行宣布收回贷款审批权限。缺乏了发动机的支持,棚改居民自然不可能拥有货币资金,去购置新房。地方政府的土地流拍现象开始井喷。

其次,地产商卖,卖!卖!!当初是什么梯子送你上云霄的,总有一天梯子会撤走。春江水暖鸭先知。在国家层面降低各行业负债率的大背景下,万达地产开启了疯狂变卖资产的节奏,恒大地产坐上了贾跃亭的新能源汽车,碧桂园不惜一切代价加大周转率回收资金,万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活下去!

各大银行收紧对地产开发商的融资支持,没有了银行低息资金的支持,开发商的融资成本就飙升,目前到了10-25%范围的年化贷款利率都能接受,只求快速去化。为了降低居民的负债率,各大城市的限贷、限购措施,已经到了史上最严格的程度。2018年9月13日,北京甚至对公积金的提取政策,调整到了认房又认贷、额度最低、提取要求最高的程度,基本宣告年轻人购房无法启用公积金贷款的程度了。

所有的信号,都指向一个源头,政府在结束已经持续了10年的宽松货币、高负债模式来发展经济的模式了。取消光伏行业、新能源汽车、房地产行业的补贴,打击影子银行里的资金空转,强制资本市场去除杠杆,不惜以死亡一批上市公司的代价】。而房地产,则是负债运行模式的重灾区。

未来还有2个重磅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可能会落下。一是取消预售制度,二是房地产税。一旦出炉的话,开发商和房价,绝对会倒下一大片。

至少现在,还晾在高高的山岗上的,只有这3年购房了的居民了。高处不胜寒。

三:未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2007年,中国的广义货币只有40万亿,而到了2017年就接近170万亿,如果再加上各种影子银行、真实的货币差不多已经超过200万亿了,这相当于过去10年中国的货币总量翻了整整5倍以上。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的实际产出并没有增加那么多。从2007年到17年,中国GDP的年均实际增速大约为8.3%,十年累积下来,2017年中国经济的实际总产出差不多比2007年翻了一倍,但同期的实际货币总量翻了5倍,这就意味着货币的购买力下降了一倍多,货币对内的贬值幅度,每年都接近10%。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过去10年里,新能源汽车行业在造假骗取补贴,光伏行业不思进取每天都想跑部钱进,2018年福布斯富豪榜中国榜单中前五中就有三位来自于地产行业,金融行业从业人员和各色掮客中介赚得盆满钵满。唯一的根源就在于货币超发,奖励举债投机,打击努力工作。

房价现象,终究是个货币现象。
之前我们提到,房价下跌,要么是漫长的阴跌过程,要么是暴跌的硬着陆过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阴跌过程是最可能出现的,也最容易被全社会接受的形式。但是从最近3个月开发商的动作来看,他们更加愿意以暴跌的形式来完成去化的结果。

对中国老百姓而言,过去40多年,经济一直在高歌猛进,存款数字一直在增加,面对连续上涨了20年的房地产,大多数人会误以为,房价永远上涨而不下跌,而意识不到,几乎每个国家,在一穷二白基础上迅速发展的时期,都拥有过一段时间房价上涨的黄金时代,只不过万事万物都有周期,只要房价脱离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均衡速度,而成为了脱缰野马的时候,再负债去驾驭他,很可能面临的就是深渊。

这世界上的资源,只要能够用来公开交易的,存在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当所有人都强烈看好时,就是价格见顶之时。当所有看多的子弹全部进场以后,原来的多军,只要趋势转跌,便会变回慌不择路的空军。

如果进场的多军,手头的子弹不仅是自己的本金,还带上了倍数的杠杆时,那么当初是怎么上去的趋势,在下跌时就以什么速度还回来。
部分城市的房价下跌了30%,很可能只是个开始。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