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漏鍋煮糖憶彭明



2017-11-30 11:13:59 作者: 鲁世勋

=====漏鍋煮糖憶彭明=====

恍惚之間,奉推已經經年。在驚詫於時光的毫無體察的流逝中,我也又一次的見證了那邪魔的19大會。

很是憎惡自己的活在人世間,卻是無能為力於這一切!不能對淪陷區的民眾有絲毫的幫助!實在是汗顏的很……用那句無顔見江東父老雖不是很貼切,卻是沒有再想出其他辭來替換了。

我們平常人想的總是簡單,喜歡一廂情願。在《那國命運這鍋糖》裡面,我欣喜於自己的終於見到曙光,於是歡欣鼓舞的為他們歌唱,希望他們能中西合璧,進而能創造一個我們中國人的奇跡出來,於是就不遺余力的謳歌起他們來!當然還有後面的長長短短的許多推文,都有記述。讀者諸君有意倒是可以搜羅去。我自己是比較的落寞的,不願意去回頭搜。

畢竟那鍋糖早已經熬焦了,已經徹底的鍋糖分離了。那現在還有什麽留戀的呢?!

我們缺少慧眼,看不出那是塗了砒霜的一口鍋!幸虧糖焦了,不然,那後果確實不是我們碌碌無為的普羅大眾所能承受的!想想請君入瓮的大戲,真的唱成了,那這民族的幾顆幼苗豈不是瞬間就被毀滅殆盡了!

所以,我信天意!天意如此,他鍋再大,想煮盡天下人那也是痴心妄想,南柯一夢!這一醒,就又有蹬高望遠開始新的徵程了……

還是老祖宗的話說的好:禍福相依嘛!我們唯有尊重那中庸的精髓,方能趨吉避凶,完成天命賦予我們的責任。

則今天這個時刻,我就唯有紀念彭明先生以讓那些想在地攤上撿一些東西的人不會失望,甚至滿載而歸,則不勝欣喜了。

回想去年的今日,那個很帥很帥的革命志士彭明先生被那鑄造人間地獄的共產紅國給害死了;我等事外之人雖然有心想幫助他,然而卻是無力去幫助,哪怕一點點!甚至在淪陷區的天空裡,可能都不會有絲毫英靈的雲彩偶爾飄過,那裡的十面霾伏的灰色恐怖地區。

然而這又不能怨那些沉默的多數他們——因為監獄裡的人是不會知道離開難友的結局的,就如那依然如故的法輪功的集中營一樣,一直到今天都還在重複那昨天的故事!

而我最近由於忙於工作,少了上推,不想竟然錯過了許多推特故事的精彩瞬間,雖然遺憾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幸而有忙裡偷閒的瞬間時光,能讓自己不至於太孤陋寡聞,或者說奧特了。

似乎就在恍惚之間,那盲流子竟然都保釋出去了。而推中紅人袁煎餅又前仆後繼的要去嘗試嘗試了!只不知道$75000的運氣會否重現於他身上?

但作為我,也確實衹能為他禱告,祝福他能得逞了!不然,那民主的監獄也不是酒店啊,讓他們過慣了花花世界的雜碎們,如何能受得了呢?而土共的美使館也少不了要真的忙活一陣子給他善後了,害的他們那些匪卒們還不得又罵娘開來?

有如那隋唐演義一樣,這邊廂料子君阿貴那也是沒閒著,不過是由原來的諷刺民運到如今的點名謾駡唐柏橋了——也算是有點進步的,不像那些整天的攻擊共產黨卻不點個中哪怕一個人的名字的民運諸君,終於算是磊落了許多!這能說不是一個小小的進步嗎?

不過,即使他再賣力的黑唐,唐的關註度卻並沒有絲毫下降的跡象,反而是穩中有升,一如那共的統計數據一樣,甚是魔幻。

這一點確實是夠讓人捉急的,以至於以理性思辯文明遐邇的短青師傅都親自上場,華山論劍了!可見我共和土包子是如何的急急如律令,如何的要致那柏橋於死地了!

可是,縱然你魔鬼有千變,而天卻衹有一變,一個永無止境的黑白交替,就造就了這世間的一切存在!而天不變,道亦不變,再大的泥鰍也衹是泥鰍,能翻起多大的浪花呢?!

這說的似乎我都有點替他們著捉急了!且是蒸的很替他們啊!

硝化甘油才過了沒幾年,痕跡都還沒消失滅跡了,這就急不可耐的再次讓我們的大英雄來推挑大樑了!也實在是難為他了!想想我風雨飄搖的大清國,滿朝文武,酒囊飯袋,竟沒有一個請纓會戰與那唐的!

想起來也著實讓人傷心不已啊!有如那前朝大明一樣,臨亂還得袁崇煥,救駕卻是在煤山了!

所謂氣盡不死,老天都饒不過你的!你共就是想試試,那就試試唄!看你能夠撐過今年看到來年的日頭嗎?

而那口顯然已經到處破口的漏鍋,竟然不自救的還在思謀著煮糖吃!實在是貪吃的無可救葯的範例了。

煮過糖的人都知道,高溫固然煮的快,可容易炸鍋。所以會降低火候,慢慢來。而今之土包子,可能沒吃過那天津糖葫蘆,所以壓根兒可能就不知此一要訣,而只一勁的要提高火候的儘快把糖熬好以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在我想估計應該是這樣子的一個場景……

畢竟慶豐的包子再好吃,也有膩味的時候不是?所以,吃點糖應該是不錯的選擇才對。

可他不懂紋火慢燉,卻是要急火攻心,當鍋的裂紋小的時候,還可能應付過來,畢竟糖的粘性能及時補鍋,不至於外漏。

現在是鍋已不鍋,糖又已經成了焦糖,補鍋不起來,眼看一鍋好糖竟然毀於一旦,而自己又要吃,那還能怎麼辦?

這不,就開唱了我們的操場青又青這一出!

但我想說的就是,操場再青他也無法補鍋了!因為他不是人家蒙古人,鐵木真!鐵木在漢人這裡真的不能互補的,它不是一樣東西啊,怎麼補?這個。

於是似乎就亂了章法的,開始又窮凶極惡的折騰自己監獄的愚民了!今天低端人口了,明天性侵幼稚園了,後天又鼓搗監控硬盤了……反正就是不閒著,衹要是惡,一個不落的都有要做下去!是為一條道走到黑,為那天明做準備——爲了作惡,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簡直是奇哉,怪哉!奇也,怪也!奇有勝過無名編攥山海經,怪有奪過聊齋志異蒲松齡!

實在是驚天地,泣鬼神,看我北國獨自悲!天地浩然養正氣,怎就不見於我北國顯神威!!!氣氣氣,氣我中華男兒少有人!汗汗汗,汗我九州赤縣盡鬼魅!如此的苟活人世,又如何能甘心???!!!

本來一鍋好糖都能吃!最不濟漏鍋依糖亦有機!卻是硬生生就被蠢貨們變成了焦糖出了鍋,最終所有人都衹能想想而不能吃!實在是一蠢再蠢的超級蠢貨,那一朝包子慶豐店!

今日本為彭明前輩一周年的忌日,我們本不該層先烈的熱度,有推友囑咐我說。可我有違心的不能聽從她的建議。因為,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所有的革命黨人我們都更應該明白,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推杯換盞,更不是鶯鶯燕燕,卿卿我我!革命是少數有前瞻,有擔當的義勇之士,仁人之君為了天下大眾的福祉而進行的拋頭顱、撒熱血的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冒險行動!所謂前車之鑒,後人留心,所以,除了小心 ,我們別無他法!

沒有什麽第二法門,衹有你死我活——這是天註定的事情!唯有謹小慎微,而從來沒有大張旗鼓能笑到最後的!!!請所有同仁們共勉吧——這也是我不得不層熱度的原因,因為繞不過去。

在今日的彭明的忌日裡,於此我還是有點滴的欣慰的,那就是唐終於挺過了一大劫,終於在孤立的可怕中被推友們一把一把的拉了過來!而不像彭明那樣,稀裡糊塗的死於獄中。

而這恰恰是魔鬼們最怕的!他們見不得民眾的團結——因為團結起來就是他們的死期——所以堅決破壞和迫害掉!

不過這次,他們進退失據了——不知這算不算是對彭明先生的在天之靈的一種告慰,或者說是他的在天之靈對唐先生的護佑呢?

作為我,我就先姑且認為它就是吧!

許多人一看到這些就會先天的不舒服,總以為我喜好負面,偏愛悲觀。其實人之為人,誰不喜歡輕歌曼舞,陽光燦爛的日子?!這是人性使然的東西。而我,由於個性的不喜張揚,再加之喜好於對事物的刨根問底,於是就形成如此個性了。

所以,有看到後感覺不適的推友,我當先說抱歉了——抱歉污染了你的眼睛,抱歉我不能客隨主變的改變我自己,為你提供可口可樂的東西!因為那是有版權費用需要支出的東西,它們該是美國資本家提供給你的,而我是一個普通中國人,衹是一個跑龍套的乞丐而已!

世上人人都喜歡光明,於是就不遺餘力的歌頌太陽。終於就偏見於如我這般總是指引陰暗讓人看的人,直言為心裡不健康!

可是當在一個連心理醫生都是精神病患者的地方,他們誰的判斷結果會是對的呢!這顯然是一個滑稽至極的事情!

我無意貶低任何人,尤其是淪陷區的勞苦大眾!我衹是想說,在今天這個日子裡,你認為它特殊嗎?還是如領工資賣命一樣,沒有什麽區別?!

果是前者,你一定是一個心懷理想的善良之人,雖然也可能感到無能為力;若是後者,則你离行屍走肉就近在咫尺了!而作為我,一個龍套之輩,自然是但願前面的人越來越多,而後面的人,則是能少儘量少了……

是為此篇,誌以遙祭彭明!

106年11月29日於家中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